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到底是什么?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到底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曹森制止要发作的丁海涛,小声对他说:“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对自己请来的高人如此诬蔑,丁海涛非常气愤,抢先往楼下走,众人跟在他的身后,而静哲则跟在曹森的身后。
来到一楼的女厕,曹森让兄弟们找好自己的战位,挥手下令,四个人猛然突入进去。
就见那位“高人”马爷,正慌张的提裤子,脸上遗留着一种异样的潮红,很像刚刚和女子进行了一场床第大战。片刻前的大家风范此时早丢到九霄云外,结巴的说:“你们……你们怎么进来了?”
丁海涛一看就知道自己上当了,恼羞成怒,上前就是一脚,碰的一声响,把一个马爷硬是给凌空踹了出去。
丁海涛哪里觉得解恨,跟上去第二脚、第三脚,双腿凌空连踹,把个马爷踢的嗷嗷直叫。
由于女厕所临着窗户,马爷的惨叫传到楼外,很快几个巡逻的保安拎着警棍和强光手电跑了过来,来到窗户前,其中一人喝问:“谁在楼里面?”
曹森把枪插到后腰,走到窗边说:“我,曹森。”
“曹森是谁?”那保安想用手电照曹森。
另一个保安连忙拉住他,借着窗外的路灯看清的确是曹森,忙用讨好的语气说:“呵呵,原来是森哥,呵呵,你忙,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你忙,我们走了。”他说着把自己的同伴拉走,边走边小声地埋怨同伴,“你刚来,不知道他是谁,以后千万别管他的事……”
曹森踱回马爷身边,用脚碰碰躺在地上呻吟的“高人”,“说吧,怎么回事,你怎么骗我兄弟的?”
“我没有,我是真正的……”马爷是鸭子嘴,身子煮烂了嘴还是硬的。
“操,伸出你的右手!”郭敬抽出靴筒里的战术刀,瓦蓝的刀尖顶在马爷的下巴上。
马爷紧攥着拳头不松手。
郭敬手腕一抖,一缕鲜血沿着马爷的下巴滑落下来。
马爷撑不住了,缓缓伸开右手,他的右手上潮乎乎、粘乎乎的一片,还有些腥臊味,而他拇指上的那枚碧绿的扳指则不知道掉到哪里。很显然,这位号称马爷的高人刚才在女厕中激情**,却被兄弟四人撞破了好事,这也是为什么静哲不愿说马爷在哪里的原因。
郭敬嫌恶的直起身,狠踹了他一脚,“去他妈的洗干净,老子看着就恶心!”
马爷洗手的时候,丁海涛心中的气未消,又狠踹了两脚,“给我说清楚,把你的花招都说清楚!”
马爷是老江湖了,知道眼前这四个年轻人惹不起,现在后悔不该打丁海涛的主意也晚了,只能老老实实把自己行骗的招数讲了出来。
马爷真名李隆,懂点周易和风水,就靠此骗钱为生,他开始摆地摊,后来越玩越精,逐渐玩出名堂有了名气后便坐堂开馆。李隆自己定了规矩,凡是想见他的人,必须由熟人引荐、预约才能见他一面,而且见面的时间一拖再拖,这样一方面能提高他的身价,一方面给他调查资料取得时间。李隆通过引荐的熟人首先大体了解新人的情况,再派自己的手下全面收集此人的资料。等调查的差不多了,才允许此人见面。见面后自然能准确说出对方的情况,上来就镇住对方,下面的戏就好唱了,丁海涛正是被这招套牢。
至于在废弃车间抓鬼,那就是事先安排好的特技表演,专门针对一些有钱的主户,目的是加深对李隆的信任,通常这一招用出后,被骗的人基本都把他当作活神仙,那是要钱给钱,要物给物,而李隆这样的“表演”基地有三四处,以免一个地方用多了穿帮。
而李隆在别克车里露的那手超乎常人的敏锐听力,说穿了更简单,耳朵里放一个高级助听器,自然听力大增。
实际上,李隆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丁海涛对他说见到女鬼,他也认为是年轻人闲得没事自己吓唬自己,否则打死他也不敢来。
丁海涛听完李隆的招供,又羞又恼,抢过郭敬的散弹枪,哗啦上膛,“操你妈,骗人骗到老子头上,老子灭了你!”
曹森利落的把枪给他下了,拉着丁海涛和郭敬走出女厕。
“留着吧,这小子用处不少,给你当个线人我看不错。”曹森对郭敬说。
“好主意!”郭敬眼睛一亮,用李隆这样的家伙作线人,绝对可以发挥超常的效用。
“就这么饶了他?”丁海涛哪里吃过这样的亏,“我总要出了这口气才行!”
“给咱敬哥当线人,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曹森笑着说道。
“还是曹森理解我。”郭敬眉飞色舞的拍一拍丁海涛的肩膀,“兄弟,你瞧好吧。”说着他进入女厕,把腾飞换了出来。
腾飞出来看看丁海涛的脸色,把原本想取笑他的话咽回肚子里,“哥们,这次咱们三个都折了,也就森哥英明。”
“行了,你别安慰我,这次是我责任,改天请你们,算赔礼。”丁海涛在好兄弟面前并不讳言自己的过失。
“嘿嘿,你说的啊,别贵人事多就忘了。”
“一条龙吧,久久红,怎么样?”
“妈的,黑点了吧,那里的小姐多贵?还一条龙,我现在就忘了。”在兄弟的玩笑中,丁海涛心情好了起来。
“你们把那个人怎么样了?”轻柔的声音让三个人听上去特别舒服,女鬼静哲又现身出现在旁边。
“那是个大骗子,郭敬在教育他重新做个好人。”曹森对她的态度出奇的好,远不同于他对待女生的样子。
“我说呢,他刚才开门的时候,手从衣服中间伸出来,衣服袖子里装着两只假手,我还不懂他在做什么,原来是在骗人。”静哲的话慢慢多起来,语句也流畅了许多。
曹森恍然,原来他是这样打开的门锁。
这时郭敬笑眯眯的走出来,身后跟着战战兢兢的李隆。
“滚,滚出东大,别把这里站脏了!”郭敬一指门外,对李隆说。
李隆急忙对四人鞠躬,仓惶溜出教学楼,消失在夜色中。
曹森他们看着李隆狼狈的样子笑的都很舒畅,然而就在这时——嗒嗒,一阵轻微的高跟鞋走动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兄弟四个一愣,这声音……这声音,他们寻找着女鬼静哲。
静哲在刚才李隆出来的时候隐身躲了起来,此时又现身出来,一张小脸煞白,偎到曹森身边,“不是我发出的声音。”
废话,郭敬想,你就在我们面前,是你发出的声音才见鬼了,妈的,她就是鬼,我们一直在见鬼。
“孙德荣孙大爷在不在?”曹森问静哲。
“爷爷说要回老家探亲,昨晚走的。”
什么?曹森大惊,静哲说孙德荣走了,可他明明记得不久前就是老人锁的门,难道他看到的不是人,而是另一个鬼魂幻化成老人的模样?如果这样的话,那么现在楼上的声响也应该是这个鬼魂发出的,他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做?
“静哲,你有没有看到刚才是谁锁的门?”腾飞也意识到这个问题。
“锁门?平时都是爷爷锁……啊……不对……爷爷昨天就走了,今晚我看到锁门的人不是爷爷,那……那锁门的……是谁?”静哲越说脸越白,身子也微微颤抖。
“你害怕?”丁海涛问。
静哲使劲点着头。
“怕什么?”
“我怕鬼!”
兄弟四个一晕,您自己不就一鬼魂吗?
“好人也会怕坏人。”静哲小声的为自己辩护。
没错,她说的没错,人也会怕人,那么鬼怕鬼也合情理,兄弟四个点点头,对静哲的话深以为然。
曹森一摇头,现在不是关心谁怕谁的时候,要搞清楚是谁锁的门,是什么发出的声响。
嗒嗒,高跟鞋的脚步声近了些,可以分辨出他或者她正在下楼。
静哲紧张到极点,嘴巴紧紧抿在一起,娇俏的身子几乎贴到曹森怀里。可惜她是鬼魂,没有实体,无法碰触到曹森的身体,也就感受不到曹森胸怀给她的安全感。即便如此,静哲还是尽力贴近曹森。
曹森突然感到一阵怜惜,这个女鬼真的很可怜。他轻轻的拍一拍静哲的手,尽管没有实质的接触,曹森还是作出这个动作,“别怕,跟着我。”
曹森的关心让静哲感觉好过些,也让她鼓起勇气,把整个虚幻的身体全投到曹森的身子里,顿时她感到了从没有感受过的温暖和安全。
丁海涛看着曹森和静哲的形象交叠在一起,用力摇摇脑袋,妈的,今晚的事情太乱了。
“准备,我们上去!”曹森决心直面那诡异的声音。
兄弟四人快速检查自己的武器,全部打开战术手电,由郭敬作尖兵,迎着高跟鞋的声音走上楼梯,慢慢来到三楼。
嗒嗒,声音越来越近了,和最前面的郭敬仅相隔着一个楼梯拐弯。
曹森的精神高度集中,运足目力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如果真的存在另一个鬼魂,无论他是否隐身,都逃不过曹森的眼睛。
郭敬稳稳端住手中的散弹枪,随着前进的步伐,慢慢把脸颊贴在枪托上,让右眼和瞄准基线重合,他有绝对的把握在第一时间击发,击中任何威胁他的目标,哪怕是厉鬼,射击出的大量铅弹也会让他吃不消。
腾飞和丁海涛的手指已经搭在扳机上,枪口护住郭敬目光的死角,作为生死兄弟,他们绝对不会让作尖兵的郭敬受到一点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