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朱建军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朱建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曹森拿起手机,“哪位?”
“是我,森哥,能不能请你来女生宿舍楼一下?”吴芳又打来电话。
“不去。”曹森不问什么原因很干脆的拒绝。
“不是女鬼的事情,是兰儿有麻烦。”
“有困难,您找交警;有麻烦,请您拨打110。”曹森顺口把南泉市的一句口号送给吴芳。
“森哥,我没给你开玩笑,唉,急死人了,那个朱建军喝醉了酒,在纠缠兰儿,他还带了几个男生,谁都拦不住。”
朱建军?曹森坐了起来,既然和这小子有关,曹森决定走一趟。“他们在哪里?”
“就在我宿舍的对过,你快来吧,森哥!”
“等着。”曹森穿好衣服,把手枪塞进后腰。
“谁的电话,怎么了?”郭敬问道。
“朱建军那小子喝大了,跑女生宿舍楼调戏兰儿,兄弟去英雄救美。”
“在五峰山我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今天正好练练他,兄弟们,带上狗,打猎去!”丁海涛的劲头比谁都大,拉起不愿动弹的郭敬,从枕头下摸出郭敬的手枪塞进他怀里,指着还赖在床上的腾飞,“麻利儿的,别让我动手啊。”
“操,不就一朱建军嘛,你们哥们去就成了。”腾飞懒洋洋的站起来,边往腰里插着手枪,边往嘴里塞了根烟,“刚才在四喜春,那小姐够劲,搞的我腰疼。”
“哪儿那么多废话,都去。”曹森率先走出宿舍。
兄弟三个晃悠着跟在曹森身后,一行四人很快来到女生宿舍楼。
东大的女生宿舍楼共有三座一字排开,住着近三千女生,每天晚上临近宿舍楼关门的时间,东大偌大的校园里就这里最热闹,有大量男生围在四周,比进出的女生还多,搞不清状况的人会误以为这是男生宿舍区。
曹森看着庞大的宿舍楼,头疼的问:“吴芳住哪里?”
“操,问谁呢你?同班四年,你竟然不知道咱们班花住哪里,亏你还班长。”郭敬说着也挠挠头,转脸问丁海涛,“涛涛,她住哪里?”
丁海涛一副交友不慎的样子,一指中间那幢楼,“弟兄们,跟我走吧。”
四个人来到楼前就往里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尖叫一声拦住他们,“站住!你们干嘛滴?不知道这是女生宿舍?胆子不小!这大热天女孩子都穿着小衣小褂的,你们闯进去算怎么回事?”
曹森凑到她耳边小声说:“便衣办案。”
说着拉过丁海涛,一掀他的后衣襟,黑色的手枪枪柄跃入女人眼帘。
女人吓了一跳,警察?便衣?难道这里发生了恶性案件?不等女人回过神,兄弟四个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上楼。
“哎,哎!我还没看你们证件!”女人冲着四人的背影喊着。
几个和女友难舍难分的男生见曹森他们进去,也想往里混,那女人明察秋毫,都给撵了出去。
有不服气的男生心里想,明天俺也买把塑料手枪插腰里,咋就没早想到这招?
吴芳的宿舍在四楼,楼梯上兄弟四人碰到不少女生,一些认识他们的女生小声互相嘀咕着:这四位不是机械系有名的铁血硬汉吗?从没见过他们来女生宿舍楼,这次破天荒的来找哪位千金?好奇心强的、嫉妒心强的,都悄悄跟在兄弟四人身后。
一到四楼就可以听到朱建军大着舌头喊:“你……任兰儿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你躲天涯海角……也是我的女人!”
曹森一听,牛,这哥们实在牛。
“森哥,你来了!”吴芳看到救星一样跑过来,抓住曹森的手往一间宿舍拉。
在一间女生宿舍门口,围着几个男生,朱建军斜靠在门框上指手画脚唾沫星子乱飞,在激昂的演说。
而晶晶堵在门口,忍着朱建军身上的酒气,不让他进入宿舍。
那几个男生看到曹森他们上来,又有吴芳领着,知道是来帮兰儿的,就沉着脸过来阻挡。
曹森把吴芳推到一边,兄弟四人并排迎上去,双方的肢体一接触,都顿了一下,同时退开几步彼此打量着。
他们不是学生,是军人!曹森感觉到对方的力量和动作特点,完全是军队的路子。
“你们不是学生?”一个穿红体恤的男生问。
“你们也不是学生。”曹森回答。
“既然我们都不是学生,就别说那些没用的废话,我兄弟对这里一个女生一往情深,真心实意,几位不要插手。”红体恤说道。
“他们两的事情你都知道?五峰山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曹森问。
“男人嘛,一些事情都该理解。”红体恤回答说。
吴芳在一边暗暗着急,曹森怎么不说朱建军在五峰山花心的事?刚才兰儿说出来朱建军死不承认,曹森再证实一下,看他怎么辩解。
她并不了解曹森等人的作风,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曹森兄弟一向遵守这规矩,是不会当着那么多女生的面,把朱建军的老底抖搂出来。
郭敬上前一步,“要是我们非要管呢?”
“我先管你们!”对面几个人也向前迈了一步。
两方人话说拧了,眼看要动手,都是戒备的姿态,身上的威势顿时显现出来,远远不同于普通男生和街头混混群殴的样子,周围围观的女生虽然不懂其中的道理,但也能感受到这些人的可怕,纷纷后退躲避,胆小的干脆躲到宿舍里不敢再看。
如果不是在女生宿舍楼,如果自己今天没有被通知保送读研,曹森很乐意和对手过过招。问题是要是真打起来,他们肯定要受学校处分,自己读研的事情就可能泡汤。如果没有告诉父母读研的事,曹森也不在乎这些,但父母既然已经知道了,他不想让长辈失望,只好用别的方法。
“朱建军,你今天不是刚知道一个好消息?”曹森说道。
朱建军听到这句话惊讶的侧头看向曹森。
“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别让过去的事情搅了现在的好事。”曹森的话里暗藏玄机,意思就是,要是今天打起来,你也逃脱不了关系,留校的事情很可能会被取消。
朱建军并没有真醉,只是借着酒性闹事而已,曹森的话他听得清楚,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森哥,你理解我的!”
朱建军说着推开他带来的几个帮手,扑到曹森身上痛哭流涕,“我是真爱她啊,森哥,弟弟心里苦啊!”
腾飞几个心里大骂,这孙子实在会演戏,和真的一样。
“我知道你是真心,”曹森演起戏来也不差,拍着朱建军的肩膀,“听我一句劝,该放手时就放手。”
“可是,我舍不得兰儿,我……我舍不得……啊!”
“一个巴掌拍不响,事情让它过去吧,就凭你朱建军,还能找不到好媳妇?”曹森继续扮演老大哥的角色。
“成!”朱建军咬着牙说,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才下定决心,“森哥你是我救命恩人,你说的话我听!”
他回头对几个同伴说:“这是森哥,我的铁哥们,以后他说话就是我说话,你们给我记住!”
那几个人并没有太大的表示,只是稍稍点头招呼一下了事。
“走,森哥,上次你救我还没谢谢你,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你们谁也别走,都不许走,你们都我的恩人,谁也不许走!”朱建军指着郭敬三人说道。
兄弟三个不吱声,冷眼看着朱建军表演。
“改天,咱们改天再喝。”曹森把朱建军交给他的同伴,又安慰了几句,让那几个人把朱建军架走了。
“是军队上的人,应该是朱建军老爹的手下。”腾飞小声对曹森说。
曹森点点头,从今天的事情看,朱建军很聪明,那些人也不好对付。
这时吴芳过来,拉一拉曹森的衣角,指指兰儿所在的宿舍,意思是让曹森过去安慰一下兰儿。
曹森一摆手,不发一言走了。
周围的女生哇的一声,好酷啊!
出了女生宿舍楼,曹森看到刚才和朱建军一起的几个人在不远处站着,见他们出来,对他们勾勾手指头,转身朝一处阴暗的角落走。
嘿,真以为我们兄弟怕你?曹森四人毫不打哏,跟在那几人身后。
很快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对方是四个人,曹森兄弟也是四个人,八个人隐隐分成四对,瞄着对方都没有说话。
也没见对方有什么准备动作,突然就发动了进攻,眨眼的功夫腿脚已经到了眼前,曹森兄弟分别招架、还击,八个人打做一团。
开始还仅是试探,之后八个人就放开手脚拿出了真本领。他们的动作非常快而干脆,动作的幅度也不大,但是招招凶狠,全部往要害上下手,踢裆、锁喉、反关节、断脊椎,有一招受实了,就是残废。交手仅仅十几秒钟,八个人身上都见了汗水。
曹森兄弟四人中,郭敬的拳脚功夫最是凌厉,最弱的则是腾飞,郭敬的对手被他逼的只有招架之功,而腾飞也被对手打的险象环生。
那四人暗暗叫苦,原本他们只是想威慑一下曹森四人,没想到曹森兄弟的拳脚了得,竟然降服不住,如此打下去,肯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双方谁也讨不了好。
四人中有一人低喝一声:住手!
他们显然经过严格的训练,同时挡开对手的进攻迅速后退拉开距离,左手护在身前,右手放在腰后。
而曹森他们也做出几乎一模一样的动作,右手在身后握住了后腰的枪柄。
那四人沉稳的盯着曹森四人的右肩,一点一点的后退,慢慢消失在夜色中。
东大校门外一辆军车牌照的越野车上,朱建军在等候着四个人,四人上车后一言不发。
“办妥了没有?”朱建军问道。
“没有。”
“为什么?”
“他们真是学生?”一人反问道。
“你们连四个大学生都收拾不了?”朱建军皱着眉头问。
那四人没有谁回答这个问题。
“操,还特种兵,”朱建军非常不满,“行了,送我回家。”
曹森四人回到宿舍,脱掉外衣,每个人身上都有多处的淤青痕迹。
“厉害,他们是什么人?”丁海涛龇牙咧嘴的摸着小臂问。
“军人。”郭敬回答。
“废话,我知道是军人,关键是什么军种。”
“应该是特种兵,他们的动作几乎和我们一模一样,咱们手上的功夫可是请退役特种兵教的,能和咱们打成平手,他们应该是现役特种兵。”腾飞边说着边尝试弯一下腰,也不知道牵动了哪里的伤,疼的抽了口冷气,“我操,手真他妈的黑。”
“刚才咱们不也可着劲下死手?” 曹森过来给腾飞看身上的伤,“没事,小意思。” 他拿出一瓶红花油,帮腾飞揉着伤处。
“小意思?挪你身上去吧。”腾飞皱着眉头,“拿开你的手,操,不是你的肉是吧?”
曹森不理他,手上稍一用力,腾飞嗷的叫了一声。
“呵呵,叫的真好听,比小姐**都好听。”丁海涛在旁边看热闹。
“刚才打的真痛快,哪天司令度蜜月回来,让他联系一下,咱们再和他们过过招,非要分个高低不可。”郭敬意犹未尽的说。
“好主意,干脆把咱们全部的兄弟都拉出去,让司令他老爹派十九个特种兵,正经八百的干一仗,室内、野外、丛林、水战,从战术到肉搏,咱们全比划一遍,看看到底谁更牛。”曹森兴奋的说道,手上不知不觉就加重了力量。
“森哥,森哥,您手下留情,我是你兄弟,不是那些特种兵!”腾飞疼的一个劲的叫,“我操他朱建军二大爷,妈的,有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这小子阴的很,曹森,你以后在东大读研究生,我们都毕业离校,就剩你一个人了,要小心这小子。”郭敬说道。
丁海涛也说:“没错,我看他在五峰山拉森哥那一下就是故意的,目的是少一个竞争对手,顺利留在东大。”
“要不咱们找个机会废了他?”郭敬建议道,“咱们四个不方便动手,可以让其他弟兄下手。”
“行了,都歇歇吧,那小子我会照顾好他,你们都省省心吧。”曹森拍拍腾飞的肩膀,“好了,小鬼,滚你床上睡觉去。”
腾飞揉着自己的腰,慢慢坐回自己的床铺,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司令啊,蜜月怎么样?嫂子没把你废了吧?”
也不知道电话那端的司马德说了什么,腾飞哈哈大笑,笑够了他接着把刚才的经历以及五峰山的事都给司马德说了一遍。
接下来腾飞听着电话一直不说话,眉头慢慢皱起来,最后说:“知道了,代我们兄弟问候嫂子。”
“司令怎么说?”郭敬问。
“司令说朱建军这个人在军区出了名的二世祖,表面看是纨绔子弟也挺重义气,其实阴狠狡诈很难对付,能为一点小事就致人死地,他提醒森哥注意些。司令还说,今晚我们替兰儿出头,让朱建军铩羽而归,这事放别人身上也许没什么,但对朱建军会认为是奇耻大辱,就算我们救过他的命,他也会早晚来报复。”
“我操,这家伙是人操出来的吗?早知道他是这种人,在五峰山就把他推山洪里淹死!”丁海涛骂道,他知道司马德和朱建军都是军队高干子弟,一个大院里长大彼此了解,司马德说的不会错。
曹森无所谓的说:“我等着,看看这位二世祖能把我怎么样。”
然而让兄弟四人意外的是,第二天朱建军就宴请了他们,而且规格非常的高,还请了校领导作陪。在酒席上,朱建军正式答谢四人对他的救命之恩,并当场重金答谢。
曹森他们也不客气,大吃大喝,坦然接受朱建军的重金酬谢。如果是其他人,也许就会对朱建军的印象大为改观,可曹森他们实在另类,吃着喝着手里拿着,心里却依然对朱建军有很大的成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