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意外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意外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的早晨,曹森四人被胡老师叫到系办公室。办公室里坐着不少人,校领导、系主任、宣传部的人都在场,还有几个挂着记者证的记者。
“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四位就是舍身救人的英雄。”胡老师热情洋溢的向大家介绍四个人。
校长微笑的上前一一握手,“你们瞒的很紧嘛,救了人也不声张,做好事不留姓名,这倒是咱们东大的一贯传统。”校长说着向几位记者看了一眼。
其他几位副校长连声附和,都说的确是东大的传统。
曹森几个人愣了一下也就明白过来,肯定是五峰山上的事情有人报告给校方,校方自然要大力宣传。
几位记者和校宣传部的干事举起相机和摄像机,对准四位英雄一阵猛拍。明亮的闪光灯不时闪耀,让处在核心位置的四个男生一时有些眼花。
而曹森的反应最为强烈,闪光灯的光线竟让他有些头晕,眼前漂浮着许多星星,慢慢这些星星汇聚起来,形成一条条明亮的丝线,漂浮在空中。
曹森大喜,他又能看到那些丝线了,看来自己的能力并没有丧失。接下来的时间里,曹森一直在研究丝线的问题,也试图控制一线流动的丝线,至于校长在说些什么,记者提了什么问题,曹森一概没有听到,全部由郭敬三人回答,他的心思都用在了丝线上面。
直到感觉有个人在踩自己的脚,曹森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是校长正在用殷切目光注视着自己,手伸到自己面前,正等自己去握手。
曹森急忙双手握住校长的手,脸上堆满笑容诚恳的说,“请校长放心,我一定继续努力,继续发扬我们东大的优良传统,造福社会,回报社会。”
校长欣慰的点头,连说好、好、好。
腾飞心中暗笑,这森哥真够急变的,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走神,这会却衔接的滴水不漏。
送走了领导和记者,胡老师单独把曹森叫到自己的办公室。
“曹森,我要告诉你个坏消息和一个好消息。”
“我听着呢。”
“坏消息是,优秀毕业生的名额给了朱建军,也就是说朱建军会留校成为一名光荣的灵魂工程师。”
“好消息是,因为你四年来在学校的表现和优异的成绩,以及最近舍身救人的事迹,系里研究决定,免试录取你为本系的公费研究生。”
曹森颇感意外,研究生?我成了研究生?
看曹森没有反应,胡老师以为他计较留校名额的事情,就劝解说:“其实,让你读研是系里的折中方案,拿到硕士学位后,你想留校不是更方便?唉,也不知道朱建军托了什么关系,硬是把那个名额择到手里。不仅这样,”胡老师看看四周小声的说,“其实你救人的事情任兰儿前天就上报了学校,但硬让某位领导给压了下来,直到昨天评定完留校名额,这才大张旗鼓的宣传。”
曹森虽然不计较什么名额,可听了仍然别扭,靠,哪位领导对兄弟有意见,这不是黑我吗?朱建军,嘿,这小子肯定没少在这事情上下功夫,妈的,老子还有笔账没和你算清楚,你没报答我的救命之恩不说,倒是惹到老子头上来!
“曹森啊,我知道你的本领,你可别因为我告诉你这些就去找某些人的麻烦,那可不是我本意啊!”
“胡老师,你说哪儿了,我曹森是那小心眼的人吗?再说你刚才不是一直问我怎么救人的吗?别的咱们啥也没说。”
“哈哈,对,没错,咱们啥也没说。系里让我问问你,研究生想不想上?只要你点头,我这就给你办手续去。”
曹森真心感谢这位热心的老师,“上,为什么不上?呵呵,您就受累,帮我搞定手续,这个星期六,咱们去桑拿一条龙。”
“胡说!”胡老师本着脸训斥,又神秘而小声的问,“去哪家?”
“久久红。”
师生两个人默契的笑了起来。
走出胡老师办公室,曹森还在怀疑上研究生的真实性,自己竟然成了研究生,这实在是意外的意外。
回到宿舍跟几个兄弟一说,自然是闹腾一番,定好了晚上请客。
下午,曹森四人一通忙活,把教学楼相关的一切都查了个底掉,包括那个老人的履历,可惜收获少的可怜。
除了知道老人姓孙名德容,连他的年龄和来历都没找到相关记录,原因是孙德荣的档案丢失。问其他年长的老师关于孙德荣的情况,让曹森他们意外的是,无论问到谁,答案都出奇的一致:打他们进入东大起,孙德荣就已经在教学楼做清洁工,竟没有一个人知道他的过去。
关于教学楼的资料倒是不少,但没有和那些疑团相关的,四个人的调查陷入僵局。
既然查不到什么,又感觉不到什么新的危险,兄弟四个决定把这些事情暂时放在一边。郭敬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晚上如何狠狠宰曹森一刀,曹森也心甘情愿的挨宰,毕竟这是个大喜的事情,有钱买不到。
曹森办这样的事情很有经验,把系里的几位主要领导还有胡老师以及将来可能的硕士导师全都拉到四喜春大酒店,一通猛灌,郭敬三人自然充当边鼓手,兄弟四人齐心协力配合默契,不到两个小时就把所有老师统统放倒,一人给找了个貌美如花的小姐小心服侍,他们则躲到酒店的夜总会里快活。
自从遇鬼后,兄弟四人还没有时间来放松一下,都是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又憋了这么长时间,哥四个把四个小姐折腾的连拿小费的力气都没有,这才通身爽快的去泡桑拿。当然了,这所有的费用都是曹森买单。
世界很小,世界上的事情也很凑巧,曹森去洗手间的时候路过夜总会里最豪华的一个包间,无意看到朱建军也在请客,他请的客人则是校方和社科系的一些主要领导,看到朱建军踌躇满志的样子,曹森不知为什么就起了厌烦,运足了目力把视线集中在朱建军的手上,很快掌控了数条流动的丝线,猛的用意念让丝线弯转,就见朱建军突然挥手打了自己一耳光,啪的一声响,既脆生又响亮,满桌人愕然。
曹森不动声色的走开,心中想到,小子,下面几年咱们都在东大这片里混,我有的是时间查你,如果让我坐实了,那天在五峰山你是故意拉我,小子,你就瞧好吧!
曹森四人回到自己的包间,把领导和老师搀扶着送上出租,预付了车钱,随后曹森给家里去电话把自己读研的事情告诉了父母,父母俱是大喜,自己的儿子从小调皮捣蛋,又痴迷什么特战,勉强上了本科,已经是谢天谢地,没想到孩子大了懂事了,竟然偷偷努力考上了研究生,怎么能不好好奖励一下呢?
“儿子,说吧,要什么奖励?”父亲曹勇非常爽快的问。
“嘿嘿,老爹,儿子刚刚请校领导摆了几桌,你看这请客的钱能不能给儿子报了?”
“全部报销,明天我就给你的卡上划过去两万,不够你再给我要。”
“儿子,你要妈妈奖励你什么?”母亲张兰抢过丈夫手里的电话问儿子。
曹森深通要钱之道,当自己做对了事情,父母要给奖励的时候,一定要谦虚,一定要谦让,这样得到的奖励反而更多,“妈,你高兴就是对儿子的最大奖励,再说我老爹已经奖励了两万,不用了。”
曹森一句话让母亲张兰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这样的好儿子,哪里去找?“儿子,妈妈给你划三万过去,不够你就回家拿,家里放钱的地方你知道,多在学校里买好吃的,不要心疼钱,吃不好就回家妈妈做给你吃……”
曹森强迫自己听完母亲的叮嘱,然后才挂上电话,长出了一口气,女人真是罗嗦。合计一下收支,除去今晚的花销,净收入四万多,嘿嘿,这个研究生上的值,自己的小金库足够支持一段时间的花销了。
在四喜春潇洒完兄弟们回到宿舍,一进门就听到宿舍里的电话响,曹森抓起听筒,“森哥,你们在哪里啊?我们害怕!”吴芳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到曹森的耳朵里。
“怕,怕什么?”曹森奇怪的问。
“怕那个女鬼啊!”
妈的,忘了告诉她们女鬼已经没有危险了,曹森就简单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真的?”
“我骗你干什么?哎,你前两天不害怕,怎么今晚反而害怕了?”曹森突然想起是大前天第二次碰到女鬼静哲,吴芳昨天和前天晚上怎么没打电话来求助?
“前两天我和兰儿没敢住学校,都住到晶晶家了,今天不是听说你免试入取研究生嘛,我们想给你庆祝一下,结果等到现在你才回宿舍。”
真麻烦,曹森耐住性子说道:“谢了,也不用庆祝,现在研究生也不值钱。你放心吧,女鬼不会再找我们麻烦,这件事情到此已经结束,放心睡个好觉。”说完他就想挂电话,看到桌子上那袋水果,是女生们在自己昏睡那天送来的,曹森心里一软,又补充了一句,“有事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到。”
“森哥,把你手机号告诉我吧,找你也方便。”
曹森不想多罗嗦,告诉吴芳自己的号码,便扣上电话。
腾飞把刚才的电话听了个大概,指着曹森说:“你小子就对女生耍横吧你,早晚受报应。”
“你小子没耍过?”曹森拣了个女生送的香瓜,也不洗,张嘴就咬。
“我那是交友不慎,被你们带坏了,知道不,想当年我对女孩多温柔。”
“我呸,你还温柔,想当年要不是我们兄弟拉着你,你早强**女了,你还温柔。”丁海涛说道。
“都别废话,昨晚发现的那些疑团怎么办?”郭敬问。
“过两天咱们就各奔东西,让森哥留下来慢慢查吧,他现在是研究生了,研究生孩子的同时,也把那些疑团研究一下。”腾飞说道。
“对喽,这才是真正的研究‘生’。”丁海涛笑呵呵的说。
曹森躺在床上,仰天看着天花板,喃喃的说,“我都交了些什么人?”
床头传来一阵激烈的枪炮声,曹森的手机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