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疑云
章节列表
第十章 疑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谁?曹森四人反应极快,假**交到左手,右手抽出手枪,两把枪对准声音响起的地方,一把枪防住女鬼,另一把枪居中策应。
一个略有驼背的老人慢慢走了出来,愤怒的看着四个人,哆嗦着手指点着他们,“你们怎么能用这样下流的手段对付她?”
“少废话,你是谁?”曹森警惕的看着老人。
“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几十年,从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你们为什么用这样无耻的手段欺负她?”老人依然愤怒的说。
欺负一个女鬼?这世界真是奇了怪了,还有人说这样的话,我们怎么欺负她了?我们这是正当防卫。曹森他们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老人充满了戒备,谁知道他是什么目的。
丁海涛渐渐把枪口抬高,准星瞄准了老人的眉心,在不到五米的距离上,他的枪即便射出的是6毫米的钢珠,其杀伤力依然可观,只要射中眉心完全可以让老人失去反抗的能力,甚至是死亡。
“你……你是教学楼打扫卫生的?”曹森忽然认出了面前的老人。
丁海涛恍然,怪不得刚才看他眼熟,他不就是天天在教学楼扫地拖地的那个老工人吗?
知道了老人的身份,曹森他们稍稍松了一口气,丁海涛也把枪口垂下。
“请你们把手里的那根东西收起来!”老人用不可辩驳的语气命令。
“女鬼不会攻击我们?”负责警戒女鬼的郭敬问道。
“请你们自重,也请你们尊重别人,”老人的语气里有不可置疑的威严,“她根本不会伤害人,因为她没有实体,也没有伤害人的手段。”
曹森感觉眼前这位老人所说的话不是一个普通清洁工能说出来的,从用词到语气都像是一个老教授或者曾经有过一定地位的人,这让他对老人产生了一定的信任,考虑了一下曹森决定按照老人的话去做,把那根假**放回衣兜。其他人也照做。
“静哲,出来吧。”老人对树后的女鬼说道。
淡淡的雾气从女鬼藏身的树后流动向老人,渐渐汇聚成一团,雾气消散后,一个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打扮,充满古典气质的美女出现在老人身边,她所穿着的白色裙子和红高跟鞋让曹森感到眼熟,难道这就是那个没头没身子的女鬼?
“也许你们之间有些误会和摩擦,我可以保证,静哲绝对没有伤害你们,也没有伤害那些女孩的想法,从今以后,希望你们不要找静哲的麻烦,静哲也绝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老人说着看了身边的女鬼一眼。
叫静哲的女鬼温顺的点了点头。
曹森吃惊的看着这个美丽的女鬼,这会她的表现完全一副大家闺秀的温婉做派,同前两次出场相比有着天壤之别,哪个才是女鬼的本来面目?
看到女鬼依偎在老人身边想离开,曹森连忙叫住这二位,“请留步。”
“你还想做什么?”老人问。
“既然让我们碰上了,总要把事情搞清楚,这女鬼从哪里来,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好吧,静哲,你给他们说吧。说清楚了好了结这段事情,回到你原来平静的生活。”老人转过身找了张连椅坐下。
女鬼静哲垂着头,细声细气的对四个男生讲述她的故事。
她的名字叫宁静哲,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某个书香世家的小姐,国色天香又温婉贤惠,无奈红颜薄命,不到十八岁就因一场意外香消玉殒。死后她的魂魄不散寄身东山大学的教学楼,在其中度过了几十年的光阴,直到那天杨馨一身新娘装束闯进教学楼。
没能成为幸福的新娘一直是宁静哲的一大遗憾,杨馨的出现引起她的兴趣,就现身想好好看看新娘是怎么一副模样,却惊动了曹森这帮子兄弟,乱枪射击下几乎把她的魂魄打散。
后来她恢复了元气,想在东林小小吓唬一下曹森等人,不成想晶晶对她衣服的评价激怒了女鬼,两方发生了正面冲突。之后曹森骂她长的丑,静哲自然要报复,就跑到宿舍楼去吓曹森,不成想被曹森的裸体惊走,然后就是今天的事情了。
曹森听完女鬼的讲述,心中产生了诸多疑问,他必须把这些疑问都澄清才可以放心,于是就问女鬼:“当初你在教学楼第一次现身,为什么不用现在的样子,而是只露下半身,为什么?”
静哲嗫嚅着不说话。
“唉,那是女孩家的心思,”老人替静哲回答,“有心和那新娘比试一下容貌,又感觉不如她,只好把自己上半身藏了起来,后来看你们害怕她这样子,就一直用这形状来唬人。”
曹森侧眼看看老人,目光里的含义是你怎么知道的?
“静哲孤苦伶仃,我老头子是孑然一身,又都住在教学楼的地下室,自然就了解一些事情。”
“好,这样解释也算说的过去,那么我再问你,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把教学楼的大门锁死?难道想把我们困在里面?”曹森继续问道。
“我没有!”女鬼吃惊的抬起头看着曹森。
她这一抬头,曹森兄弟四个一阵眼晕,这女鬼生的太美了。
老人也惊讶的说:“大门上的锁我以为是你们进去的时候破坏的,这样说反倒是出来的时候砍断的?那么是谁锁的门呢?”
曹森就把那晚临出教学楼的事情讲述了一下。
静哲摇摇头说:“你们用乱枪把我的魂魄都快打散了,我休息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当时怎么可能又去追你们?你们后来听到的高跟鞋的声音不是我发出的。”
“当时三楼有对男女生在教室里睡觉,是不是你幻化出来的幻相?”丁海涛也问道。
静哲的脸蛋一红,“我没有那么高的法力。”
曹森感觉疑点越来越多,那些事情不是眼前这女鬼做的,那又是谁?难道教学楼里还有另一个鬼魂?
“那么我们打出的钢珠是谁打扫的?”腾飞问。
“是我,”老人回答,“我不希望校方注意到教学楼的异常。”
“你怎么能收拾的那么干净,连一颗都没遗漏?”腾飞继续问。
“我懂一点物理学的知识,也喜欢摆弄一些小东西,对我来说收拾金属制成的珠子并不是难事。”
腾飞暗想,这老人绝对不简单,以后有时间要查一查他的身份。
“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前几天,”曹森看着静哲问道,“我曾经在教学楼的竖井里感觉到很重的阴气,是不是你?”
女鬼静哲一接触曹森的目光,连忙垂下头,“是白天还是晚上?”
“白天。”
“白天我不敢出来的,哪怕没有阳光,我也不敢。”
疑问越来越多了,兄弟四人心中布满了疑云,不说刚才提到的那些问题,就连眼前的女鬼他们也感到了怀疑,她现在的样子和前几次露面相差实在太远,不仅是外表,就连气质也相差着十万八千里,这两个女鬼真的是同一个?
老人看出了四个男生的怀疑,“鬼是人变得,鬼的思想也在人的思想基础之上产生。如果一个人在一幢大楼里孤单的生活几十年,他的性格和思想总会出现点偏激。静哲也是这样,前两次你们见的是她偏激的一面,现在的静哲才是真正的她。”
这话听的似乎有些道理,曹森暂时认可,为了以防万一,他要求静哲再变一次没有上半身的样子。
“不……我不变,那个样子好丑的。”女鬼摇着头,躲到老人身后,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找爷爷庇护。
“别为难她了,我可以保证她们是同一个人,错不了。”老人说道,“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咱们一起到教学楼看看,我们都要把那天发生的事情搞清楚。”
这个提议兄弟四人当然接受,于是五人一鬼来到教学楼,老人取出钥匙打开门,大家进去把教学楼彻底搜索了一遍,没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找到一点可以解开谜团的蛛丝马迹。
“去我住的地方坐坐吧,我有些话要给你们说。”老人发出邀请。
腾飞对曹森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要去也要等到白天再去,万一这老人有什么不利于他们的想法,深更半夜又在人家的地头,还有一个女鬼相助,兄弟们肯定会吃亏。
曹森却相信眼前的老人,考虑了一下答应了老人邀请。
腾飞无奈,只好陪着兄弟们一起来到地下室。
地下室面积不小,分成仓库和一间住房,老人白天负责教学楼的卫生,晚上就住在这里。
住房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桌子一张床,外加一把椅子和衣橱。兄弟四个坐在床上,老人扶着椅子坐下,喘息了一阵,似乎刚才的走动耗尽了他的体力。
女鬼静哲却没有出现,不知道躲到哪里。
“能把你们的枪给我看看吗?”老人提出一个让曹森意外的要求。
既然来了,就不要小家子气,曹森爽快的把枪递给老人。
老人打量一下,很快找到分解卡隼,一点点把枪分解,又慢慢组装起来。
“二氧化碳做动力的气手枪,你们改造过吧?”老人把枪还给曹森。
曹森点点头。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拿这么危险的东西,就不怕伤到人?”
“玩具,就是一个玩具。”腾飞笑着说。
“玩具?哼,年轻人,玩具手枪可不会把五楼的墙壁打成马蜂窝,你们应该还有威力更大的武器,对不对?”老人摇着头,不听四个男生的回答接着往下说,“这些东西都能杀人啊,唉,现在的年轻人。你们是哪个系的?”
“机械系。”
老人点点头,学以致用,枪改造的非常合理。
“大爷,学校里调查过五楼墙壁的事情吗?”曹森一直想知道,校方有没有对墙壁上出现如此多的孔洞有所怀疑。
“总务处的人问过我。”老人说。
“那你怎么说的?”
“我告诉他们,教学楼近百年的历史,它已经老了,楼老了和人老了一样,总会有些奇怪的毛病,不是人为因素。”
曹森恍然,难怪没人查这件事,原来被老人给搪塞过去。他又想起一个问题,“大爷,您老别见怪,同学们都说您老耳朵失听挺严重的,现在看是谣传了?”
“既然知道是谣言,还问什么?”
“那么我们和女鬼相遇的晚上您听到什么没有?”
“我只要睡熟了,就什么也听不到,所有的事情都是静哲后来告诉我的。”老人心中感叹,这些孩子的心细脑子也快,一点疑问都不肯放过,是干大事的材料,只可惜用错了地方。
“大爷,您叫我们兄弟来,不是就为了看我们的手狗、说这些事情的吧?”腾飞的目光炯炯有神,注意着老人的一举一动。
“对,我有另外的事情。我想告诉你们,年轻人胆量大,勇于任事不是坏事,但也要小心。这世界上你们未曾接触的东西太多太多,有一些非常危险。”老人说到这里连声咳嗽着。
曹森连忙找到暖瓶和水杯,给老人倒了水放在他身边。
老人没看水杯,也不看曹森更没有表示感谢,仿佛是曹森应该做的一样。
“就说这鬼吧,你们敢和鬼魂叫阵,可你们知道鬼魂有多可怕?年轻人呐,你们这是幸运,碰到的是静哲,要碰到个道行深的恶鬼、厉鬼,怎么死的你们都不知道。”
几个年轻人不服气的想,有那么严重吗?我们兄弟训练有素一身铁胆,还会怕那些不敢见天日的阴魂?
“既然你们见到了静哲,我想这是老天注定的事情,也许你们将来还会见到一些东西。”老人慢慢的说,“我给你们一个警告,对不了解底细的敌人,千万不可大意。鬼,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
“大爷,听了您这些话,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受教了。”曹森的语气很诚恳,“能不能再把静哲请出来,我有些事情想请教她。”
老人看着曹森不说话,一双浑浊的眼睛似乎可以看透人的内心,给曹森很大的心理压力。
腾飞等三人知道,老人在打心理战,要掂一掂曹森的分量,如果曹森受不住老人目光的威压,出现扭捏、眨眼或者心虚的表现,老人不会让静哲出来,今后也别想和他对话。所以三人没有说话搭茬,静静等待老人发话。
良久,老人微微的点一下头,“静哲,出来吧。”
四个男生同时松了口气。
女鬼静哲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老人背后,低着头不说话,默默等候曹森的提问。
丁海涛看着女鬼柔顺而娇柔的曲线,心里暗叫可惜,这样一个美人,就这么变成鬼了,不知道男鬼有没有可能和她欢好,如果可以,哪个男鬼有这福气?
“这个……宁小姐,”曹森考虑一下决定还是用尊称,“宁小姐,我想知道,鬼魂都怕什么?请不要介意,我不是针对你。”
“没关系的,我对其他的鬼魂知道的不多。对我来说怕的东西有很多,比如你们用的那种长枪我就比较怕,那次你们差点把我打散了。”静哲很坦诚,不避讳自己的弱点。
坦诚的回答让曹森对女鬼的印象有了些提升,他继续问:“如果用拳脚之类的东西对鬼魂有效吗?”
“应该是没有,人类的动作太慢,我们又没有实体。”
“真正的枪支你害怕吗?”
“我经历过战火,真正的子弹感觉反而不如你们打钢珠的枪,可以在很短时间**出大量高速钢珠,对我的魂魄有比较大的伤害。”
“如果鬼魂想杀一个人,我是说如果,会有什么手段?”
“抱歉,我没有能力杀人,也不知道其他鬼魂怎么杀人。”
一个封闭的鬼魂,幽闭综合症,丁海涛给静哲作出了判定。
“你怕佛道的法器之类的物件吗?”
“没什么感觉,有时候晚上没事,我就去附近的寺庙走走看看,那里的佛像越来越漂亮,可一点也不可怕。”
曹森知道静哲说的寺庙是东大西的边一间庙宇,香火还比较旺盛,佛像几次重塑金身,一次的花费比一次奢侈。
郭敬想,这女鬼倒是有趣,跑寺庙里散心,也不怕被佛光给收了。
“那么你看人类有什么区别没有,是否怕阳气重的人?”曹森继续问。
“嗯……你生气的时候我就挺害怕的,还有他,”静哲一指郭敬。
“我呢,我生气你不怕?”丁海涛做出横眉怒目的样子。
静哲一笑,屋内被她的容颜映衬的顿时一亮,“不怕。”
丁海涛很失望的样子,静哲又是抿嘴一笑,屋里也就又亮了一下。
腾飞心中哼了一声,看来也不怕我喽?
“那么你知道这附近还有别的鬼魂或者其它的灵异东西没有?”
“应该是没有吧,”静哲看看老人,“我反正没有遇到过。”
“那天深夜我们很多人来教学楼,你有没有注意到有对男女生在三楼?”曹森的问题完全是跳跃性的,他学习过特警如何审讯俘虏。
静哲摇摇头,有些羞涩的说,“那天我只看那位新娘子了,她真漂亮。”
“当时下楼的时候在三个楼梯上都听到了高跟鞋的脚步声,是你发出的声音吗?”
“对不起,是我,我不想让你们走。教学楼晚上从来没那么热闹过,所以,我想……,真抱歉,我当时没想到会吓到那些女孩,毕竟我死了几十年,已经忘记了人的喜怒哀乐。”静哲的脑袋垂的更低,露出修长而白皙的脖颈,在灯光下反射着细腻的光泽。
一个美丽而无害的女鬼,用柔软的声音细细诉说哀怨的话题,正常男人见了都会怜惜,但曹森他们似乎不是正常男人,至少曹森不正常,他想继续提问下去,一直未说话的老人发话了。
“不早了,你们该回去休息,静哲啊,送送客人。”
“是的,爷爷。四位公子……啊……不,是四位同学,请吧。”静哲做一个送客的手势。
曹森率先起身,对老人恭敬的说:“大爷,改天我们再来拜访。”
老人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
临出教学楼的时候女鬼静哲问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请问……我的服饰……还有我自己,真的很丑吗?”
曹森认真看了女鬼一眼:“宁小姐,我从没有看到过比你更美丽的女子,至于衣服嘛,我不懂。”
“谢谢你。”女鬼洁白的脸蛋上竟然飞过一片羞红,飞快的消失在黑暗中。
丁海涛和腾飞惊讶的看着曹森,这是曹森吗?从来没听他当面夸奖过任何一个异性,今晚是怎么了?难道森哥对美丽的女鬼有特殊爱好?
郭敬不耐烦地催促,“还走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