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女鬼的愤怒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女鬼的愤怒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下午,曹森从醒来后去隔壁宿舍,那几个女生已经不知去向。由于临近毕业,大四的宿舍大多空着,昨晚很容易就腾出一个单独的宿舍让女生们住,曹森四人也住到一间宿舍里来。
兄弟四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坐下来商量女鬼的事情。他们讨论的重点有两个:第一,女鬼有什么手段伤人;第二,要不要请高人来驱鬼降妖。
对女鬼如何伤害活人,他们以两次遇鬼都安然无恙脱身为依据,总结出那女鬼对付人的主要手段就是恐吓,胆子小的人自然就吓住,对于他们,连天打雷劈都没有效果,区区一个女鬼又能把他们怎么样?
对于第二点,四个人观点一致,难得碰到这样刺激的游戏,还是多玩几天再说,没必要请什么人来抓走女鬼。如果实在不行了,比如女鬼去骚扰其他学生,那时再请人来处理。
实际上,曹森还有一个杀手锏没有说出来,就是在昨晚遇鬼的时候,兰儿和晶晶被女鬼威胁,曹森焦急万分之际,他又看到了类似在山洪中见过的那些丝线。丝线隐隐把女鬼的形状勾勒出来,所以曹森才可以在迷雾中掌握女鬼的动向,同时,曹森发现让他们迷失方向的迷阵也由某种丝线构成,只是非常稀疏,曹森就是带领大家从那些丝线的间隙中,冲出了迷阵的束缚。由此曹森相信,自己完全拥有了某种特殊的能力,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但有益无害,至少对付女鬼很有效。
至于这种能力怎么跑到自己身上,曹森没有多想,也许是雷电,也许是山洪,也许一出生就拥有,不过是昨天生死攸关的时候爆发出来。总之就是自己现在非常牛X,非常的不一般,非常的厉害。
曹森尝试再次在周围的事物中看到那些丝线,竟然在阳光和空气中又隐隐发现了一些,阳光中的丝线是明亮的,如同蚕丝;而空气中的丝线是流动的,像无数细小的飘带随风而动,这意外的发现让他惊喜。
随即曹森把目光转向三个兄弟,只要把精神集中在双目,曹森也在他们身上发现了一些丝带,流动和发亮的两种丝线都可以看到。曹森来了兴致,进一步尝试用思想控制那些丝线,试过几次后,丁海涛手臂上的一束流动丝线被曹森掌控,曹森试图让丝线弯转。
这时的丁海涛正伸手去拿水杯,胳膊突然不听控制反手打了自己一巴掌,丁海涛吓了一跳,“妈的,怎么回事?”
曹森大喜,又把目标锁定郭敬,郭敬闭着眼假寐,曹森只在他身上看到蚕丝一样的丝线,并没有流动的,蚕丝似乎完全不受曹森的控制,试过几次曹森放弃了。
他兴致不减,又看向腾飞。
腾飞在擦枪,随着双手的动作,流动的丝线清晰的展现在曹森眼前,曹森盯住其中一股,用意念想象丝线盘绕起来。
腾飞一根手指立刻弯曲,“靠,我的手指抽筋了。”
曹森兴奋无比,从刚才的经验他得出结论:自己能控制的是力量,就是说当周围有力存在时,自己就可以操控它,就像在山洪中利用洪水的力量把自己抛上岸一样。
为了确认自己的想法,曹森找了个纸团抛向空中,在纸团下落的过程中曹森操控丝线让纸团的落地点发生了偏转,成功了!他不由的放声大笑。
“妈的,今天都不正常。”丁海涛看着自己的手臂喃喃的说。
“森哥,没事吧,我手抽筋,你神经抽筋?”腾飞不解的看着曹森。
要不要告诉兄弟们?曹森考虑了一会,决定等自己完全搞懂自己的能力都能做什么以后再说,给兄弟们一个彻底的惊喜。
整整一个下午,曹森在宿舍楼各处走动,不断试验自己的新能力,于是宿舍楼里发生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事情。
一个男生倒水,手臂莫名的一抖,一盆水全浇在自己腿上。
一个男生拖地,手臂奇怪的一扬,拖把头摁在床铺上。
还有男生把垃圾倒进自己抽屉,把扑克牌撒的满天都是等等,只要曹森目光扫过的地方,就有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发生。获得异能的曹森像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到处施展自己的能力,直到他碰到了麻烦。
在一间宿舍门口,曹森看到几个男生吃力的抬着一张书橱,他清晰地看到大地对书橱的吸引力,于是就想控制引力帮几个男生减轻重量,意念一发动,曹森即刻头晕眼花感觉天旋地转,扑通一头栽倒在地,胸腹间恶心烦躁,浑身冷汗淋淋没有一丝力气。
周围的男生们吃了一惊,有认识曹森的急忙过来喊着森哥、森哥。
缓了几口气曹森才有了点力气,勉强爬起来,谢绝了几个热心男生的帮助,慢慢走回宿舍。他心里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有个极限,而刚才却超过了这个极限,晕倒就是后果。
曹森一进宿舍,腾飞他们几个很惊讶,赶忙过来搀扶,让曹森躺倒床上。
“刚才不是好好的,这怎么了?”腾飞关切的问。
“没事,刚看了个MM,美的不得了,就晕了一下。”曹森有气无力的说。
“靠!”兄弟三个同时骂道。
“真没事?”郭敬不放心的追问一句。
曹森觉着很困,勉强应付了几句就沉睡过去。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宿舍里亮着一盏台灯,昏暗的灯光下郭敬等人睡的正香,桌子上摆了一份盒饭和一瓶啤酒,旁边是成兜的水果和各色小食品。
曹森轻轻的起身,看到盛放水果的塑料袋里放着一个纸娃娃,简单的几笔勾勒出眉目,笑容可掬的样子很可爱,他拿起来一看,清秀的一行小字:黑马王子快快醒来,三个公主来看过你啦。是吴芳她们,曹森笑了一下,女生们就喜欢做这些小东西。
盒饭是排骨米饭,曹森平时最喜欢吃的东西,肯定是兄弟们特意给他买的,但他此刻没有胃口,用牙咬开啤酒,一气喝下半瓶,感觉清爽了许多。
轻手轻脚的走出宿舍,曹森点上烟来到走廊的窗户边向外看,繁星点缀着寂静的夜空,迎面而来的空气中还有一丝淡淡的凉意。他慢慢集中精神,想从星光中找到丝线,却一无所获。难道过度使用那力量就会丧失掉这特殊能力?曹森摇了摇头,如果真的如此,这能力实在太脆弱了,不要也罢。
失去也好没失去也罢,曹森都没办法掌控,他决定不想这些。初夏的夜风带来的凉意让曹森打了个激灵,有些内急,曹森向厕所走去。
当曹森解决完内急整理衣服时发现,他穿的休闲短裤上的松紧带坏了,只能用手提着以免滑落下来,妈的,幸亏是在晚上,曹森心里庆幸。
慢慢往宿舍走着,一阵轻微而熟悉的高跟鞋声让曹森又一个激灵,不好,是女鬼!
女鬼这次来的很快,曹森刚有反应她已现身,还是只能看到裙子和一双腿,上半身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这次只有你一个人,”女鬼的头再次出现在双腿之间,血红的眼睛透过凌乱的头发盯住曹森,“我看你往哪里逃!”
曹森绝然不惧,“我一个人怎样?你能把我怎样?”
“我吃了你!”女鬼突然加速冲了过来,张开黑色的嘴唇露出锋利的牙齿,恶狠狠的往曹森腿上咬去。
曹森急忙后退躲避,伸手去抓腰后的手枪,坏了,枪没带!
他的短裤没了松紧带,两只手一手撩后衣襟一手去抓抢,短裤顿时没了约束直落脚面。曹森此时在后退,没提防短裤绊住自己,一下仰面朝天摔倒在地板上。
这下麻烦大了,曹森暗想。
“流氓——!”女鬼一声恐怖又愤怒的尖叫声。
流氓?女鬼说谁是流氓?曹森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流氓?
他看看女鬼羞愤的脸和紧闭的眼睛,再看看自己短裤脱落后露出的白色底裤,终于明白了女鬼在说自己是流氓,这……太搞笑了吧?难道眼前的女鬼是位恪守礼仪的淑女型女鬼?
“你真要是男人,就穿上……裤……衣服再和我斗法!”女鬼依然紧闭着眼睛说话。
曹森胆子原本就大,此时更有了底气,这女鬼竟然连“裤子”都羞于说出口,用衣服来代替,呵呵,这就好办了,兄弟我又不是童男,让你个女鬼看两眼也没关系。
曹森慢慢站起来,却不提短裤,反而又把手放在底裤上,嘴上却说:“好我穿上衣服了,你可以睁开眼。”
女鬼睁眼的刹那间,曹森做一个脱底裤的动作,女鬼一声恼怒至极的尖叫,身形急速晃动消失不见,走廊中回荡着她临走时的怒火,“卑鄙!无耻!”
曹森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动弹,良久才发出一阵大笑,我靠,这女鬼不仅不可怕,简直有点神经质。
“半夜三更的,谁没事干在那里傻笑?”一个宿舍中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曹森没有回答,也没有注意为什么女鬼的声音别人听不到,女鬼走后他的笑声却惊扰了旁人,他只想回到宿舍把刚才的一幕告诉三个兄弟,今后克制女鬼的方法有了,而且非常简单。
“起来,都起来。”一回到宿舍,曹森就把三个兄弟全叫起来。
“什么事?”
“天亮了?”
“我靠,凌晨1点!你他妈有病啊你?”
“嘿嘿,我没病,是那个女鬼有病!”
“女鬼?她又出现了?”
曹森笑着把刚才的经历叙述一遍,兄弟三个奇怪的看着曹森。
“森哥,没事吧,你不是把梦当真事吧?”丁海涛不相信曹森所说的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曹森只好反复说明自己所说的确是刚刚经历的事情。
兄弟三个终于有点相信了,但还是感觉有点匪夷所思。
“简单,明天晚上咱们去验证一下。”曹森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第二天的深夜,兄弟四人又来到了东林,他们进入树林深处后就开始讽刺女鬼穿着如何低俗,如何没有品味,没说几句,阴风大作,盛怒的女鬼出现了。
“森哥,来了,就看你的绝招管不管用。”腾飞探手压着腰后的枪柄,小声对曹森说道。
“嘿,让你们开开眼。”曹森笑呵呵的看着女鬼,“今天我们都穿戴整齐,你有什么招数尽管用出来吧。”
女鬼用极其怨毒的目光看着曹森,唤起一阵强烈的阴风直接扑了过来。
眼看女鬼就要冲到身前,曹森突然从衣兜里掏出一件长条形的事物立在身前,那女鬼一看,顿时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猛的打了个盘旋迅速远离曹森躲到一棵大树后,露出的裙子一角簌簌发抖,她似乎被曹森手里的东西吓坏了。
曹森手里握的是一根塑胶**,是白天他在夫妻用品店里买到的。曹森买的时候店主用一种特别的目光看他,一个精壮的小伙子,买这玩意干什么用,肯定是个性变态。店主并不知道,这个小伙子要用这根塑胶棒棒来降鬼除妖。
见到女鬼后曹森一亮家伙,果然建立奇功,女鬼非常忌讳这玩意,比传说中的灵符、桃木剑都管用。
郭敬、腾飞、丁海涛一阵奸笑,松开握住枪柄的手,各自也从衣兜里掏出一根假**。
曹森大感意外,感情他们也做好了准备,怎么他们拿的家伙和自己的如此相似?
“不用奇怪,咱们一个店里买的,你前脚走,我们后脚进去。”郭敬笑着说道。
“早说啊,咱们四根一块买,能打个折扣。”曹森说道。
“呵呵,我们现在可都是双枪将,哥几个,那女鬼还在,咱们上吧?”丁海涛跃跃欲试。
“分兵四路包抄,要让女鬼上天无路,地狱无门!”
能把传说中恐怖的女鬼欺负成这个样子,兄弟四人都是得意洋洋,拉开距离从不同的角度向大树后的女鬼包抄过去。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有?”突然一个声音大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