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树林惊魂
章节列表
第八章 树林惊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回学校的路上,三个女生很开心。
为了防止四个男生开溜,女生们让兄弟四人站成一排,她们插在中间,一人抱着两根不同主人的胳膊,走累了就拽着他们的胳膊打秋千休息一会。曹森四人完全不同于其他男生的强壮和成熟,让三个女孩有了巨大的安全感,女孩有了安全感自然就放松,放松了话就特别多,虽然彼此中间隔着一个男生,还是聊的不亦乐乎。
也许是酒吧里的冷漠让曹森几个人心中有些愧疚,他们难得的没有把女孩们甩出去,尤其是曹森,竟然也容许了女孩们的顽皮。
当走回校园后,吴芳坚持要到学校的东林散步,曹森他们好人做到底,彻底做一把护花使者。
东山大学的东林是一片整齐的白桦树林,占地极广,是学生们谈恋爱的最佳场所,当七个人走进树林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对鸳鸯正在其中柔情蜜意。树林、月色、柔和的初夏微风,还有雨后的清香以及东林的恋爱传统,形成了一种看不见、又让人沉醉的氛围。
女生们被这浪漫的气息打动,嘴巴都安静下来,默默跟随四个男生的脚步。七颗年轻的心不知都在想些什么,气氛慢慢变得有些微妙,渐渐有了些尴尬。
曹森不喜欢这样的情绪,想终止散步送女生回宿舍。
晶晶走在曹森身边,从他肩膀细微的动作察觉到曹森的不耐,她喜欢这样的氛围,不想早早回到宿舍,看到不远处的情景,晶晶有了主意,小声对同伴们说了什么,吴芳听了兴奋的几乎蹦起来,兰儿的目光里有些犹豫。
曹森摇着头无奈的想,今晚我是发神经了,竟然陪这几个女孩胡闹,肯定是白天让雷劈的后遗症。
一对恋人正在树下的连椅上缠绵,女孩躺在男孩的怀里撒着娇,她无意抬头,看到了让她惊恐的一幕。
只见有三个女人不知何时站在一片浓密的树荫下,似乎正在看着自己,然而让她害怕的是,那三个女人慢慢蜷起双腿,竟然没有倒下,上半身凭空立在那里,更让她惊恐的是,三个女人头部附近,突然出现了四具雪白的牙齿,一张一合,分外恐怖。
鬼——啊——!女孩尖叫一声死命抱住自己的男友。
她的男友也被眼前的诡异景象吓的汗毛竖立,全身哆嗦成一团,连喊叫的勇气都没有。
哈哈……,看到两个人狼狈的样子,吴芳忍不住大笑起来,落下悬空的双腿,揉着肚子一个劲的喊“笑死我了、笑死我了”。
“你们……你们不是鬼?”那女孩大着胆子询问。
吴芳拉着几个人走出树荫,月光让他们表明了身份。
“无聊!”被惊吓的女孩气愤的说。
那男孩为了在女友面前显示自己力量,掩饰刚刚胆小的表现,气势汹汹的上前要和几个人理论。
晶晶一拽吴芳和兰儿,躲到曹森四人身后。
“啊?是森哥……你怎么变的这么黑……你们来散步啊?不打扰你们了,我们这就走。”借着月光那男孩终于认出了曹森等人,拉着女友一溜烟的跑了。
“没看出来啊,你们还挺有名气。”吴芳转到曹森身前,感兴趣的打量曹森。
“无聊。”曹森扔下一句评论继续向前走。
“森哥,嘻嘻,我也这样叫你,森哥,你说说他们为什么这么怕你?还有你的手机号是多少,都四年了也不告诉我们班上的女生……”吴芳撵上去拉着曹森的胳膊不住嘴的提问,把平时想问又不敢问的问题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曹森没有甩开吴芳,但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任由吴芳在身边呱噪。
丁海涛意外的看着曹森和吴芳,“见鬼了?今晚森哥的脾性怎么出奇的好?”
“森哥被闪电打坏了脑子,呵呵。”腾飞笑着说。
“你们才被闪电打坏了脑子!”晶晶替曹森说话。
郭敬别有用心的笑了一声,晶晶嗔怪的打了郭敬一拳。
七个年轻人轻声说笑着在树林里漫步。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曹森一看手机,已经是半夜十二点,这么晚了?他想把三个女生送回宿舍。
女生们早就累的睁不开眼,却勉强坚持着,随便找个男生挂在他身上,迷迷糊糊的样子非常可爱。
“靠。”曹森骂了一句,做个手势让兄弟们往女生宿舍的方向走。
没走多久,几个男生同时停住脚步,疑惑的打量四周,他们感到有些不对头。
玩特战的人都有一个特点,他们的方向感非常好,并且行走的步距几乎是恒定的,这是长期训练的结果,目的是在黑暗环境中掌握自己的行动距离,曹森他们自然拥有这项技能。从曹森做出回宿舍的决定为起点,到走到现在,虽然他们没有特意去注意,但长期的习惯还是让他们自然而然的估算了距离,五十米,至少走出了五十米。
然而他们眼前的景物却依然是二十米范围内的景物,这是怎么回事?
兄弟四人交换一下目光,确认了彼此心中的疑问,他们意识到,树林出了问题。
曹森把身边的兰儿交给郭敬,调整一下呼吸,控制好双腿迈出的步幅,慢慢的向前走,其他人则在原地等待。
曹森可以确认自己走的是一条直线,但在郭敬等人看来,他的行走路径却是一条怪异的圆弧,原本是向正东方向走,当曹森停住脚步,却走到了北偏西的方位。
曹森回来,腾飞又试着走了一遍,依然走出了一条弧线,或者说他走出一定距离后,直线行走就变成了划圆弧,这样走下去,一辈子也出不了树林。
眼前的事情和一个传说完全吻合——鬼打墙!
兄弟四个明白了,今晚又他妈的中大奖——撞鬼,就是不知道接下来出场的鬼是个什么样子,是不是教学楼那个女鬼?
一阵阴风拂体,树林的一侧发出了轻微的脚步声,声音虽然轻微,曹森他们还是听出那是高跟鞋的声音,而且感觉上非常熟悉,因为教学楼那晚给他们的印象太深了。
兄弟四人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不是害怕,也不是高兴,是一种说不清的情绪,他们兄弟曾经花费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去找她没有找到,今晚倒是自己找上门来,这倒是和女鬼一较高低的机会,让四人不爽的是,身边还带着三个累赘。
不用谁命令,四个人把女生们围在当中并掏出了自己的手枪,发出几乎整齐划一的子弹上膛的声音,然后四支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四个方位。
“怎么不走了?”晶晶迷迷糊糊的问。
“嘘,有鬼!”
“鬼?什么鬼……啊!”一声尖叫三个女生清醒过来,睁大眼睛惊慌的看着四周。
“没有鬼啊?”晶晶的声音发颤。
“是教学楼那个女鬼,就躲在附近。”曹森回答。
“森哥,你们的枪能打死鬼吗?”吴芳怯怯的问。
“不知道。”
“那鬼冲过来怎么办?”
“不知道。”
吴芳气结,真不知道这些男生是真英雄还是傻大胆。
等了一会,四周悄然无声,丁海涛忍不住骂了一句:“我操你二大爷!”
还是没有动静,那女鬼好像不在乎自己二大爷被怎么样。
兰儿第一次经历遇鬼事件,紧张害怕的不得了。晶晶自己也怕,却强打精神勉强安慰好友:“没事的,其实我们都见过她,穿着一条特别老土的白裙子,还有一双假牛皮的红皮鞋,特没品味,咱们不用怕她的。”
曹森听了不禁莞尔,女生看问题的视角实在独特。
然而晶晶这句话似乎激怒了女鬼,一棵粗大的白桦树下,一道阴风打了个旋,带着凄厉的哭泣声直冲众人而来。
曹森首当其冲,他没有开枪,抛开女鬼不说,眼前这道阴风不过是夹杂着寒气的风,子弹打风有什么作用?况且曹森不认为一阵风能把人怎么样,哪怕是阴风。因此曹森没有躲避,眼看着阴风呼啸着正面撞了过来。
冰寒的风瞬时把曹森包裹起来,耳边充斥着刺耳的哭嚎,如同上百个女子贴在耳朵上哭叫哀求,曹森心中一阵恶寒,这声音太难听了!
曹森的胆量不是一般的大,这样恐怖的声音下还是保持着冷静,“女鬼,换个招数,这玩意对我没用!”
风骤然增大,形成一个小型的龙卷风,把七个人全部裹挟进去,风中不仅有哭泣的声音,还夹杂了不少沙石,打在身上疼痛难忍。三个女孩胆子小,此刻被吓得哇哇直哭。
“走!跟上我,不要散开!”曹森随便拎起一个女孩,冲破阴风的包围,拖着女孩跑到一棵树下,郭敬他们紧随其后。来到树下,男生们扔下已经腿软的三个女孩,再次把她们围在当中。
阴风跟随众人的步伐,又把他们包围,然而大树茂密的枝叶迟滞了风速,阴风形成的龙卷风已经没有刚才的威力,众人完全可以承受的住,只是那些凄惨的哭叫实在恐怖,让人不由自主的联想起鬼气森森的地狱。
好像女鬼感觉阴风奈何不了这些人,渐渐停息了龙卷风,换之漫漫的迷雾,迷雾从四面八方向众人笼罩过来,并且越来越浓,很快就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阴寒而浓稠的迷雾让众人失去了视觉。
“她要分开我们,互相抓紧连在一起,绝不要松手!”
曹森喊声未落,三对小手同时抓向他,也不管抓到哪里,碰到了就不松手,由于三个女生是坐在地上,抓曹森自然也是抓下半身,也不知道哪个女孩,一把正抓在他的裆部,曹森脸色一变,疼的冷汗直冒,急忙用手去掰。
却听吴芳大叫:“救命啊!女鬼在掰我的手!”
曹森怒道:“他妈的,是我在掰你的手!快放手!”
“不要丢下我,不要掰我的手!”
曹森疼得几乎说不出话,咬牙切齿的说:“你快放手,你抓住我那里了!”
“哪里啊?”
“我的裤裆!”
郭敬等人放声大笑,吴芳羞的满脸通红,急忙松手小声的说对不起。
这样一闹恐怖气氛减弱了不少,郭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勉强支撑着说:“吴芳,到我这边来。”
“是。”吴芳在地上爬了两步,循声音抓住郭敬。
郭敬感觉到吴芳抓住自己,拍拍她的肩膀,小声说:“MM啊,好功夫。”
“你们三个插空,就像从酒吧出来那样。”腾飞接替暂时说不出话的曹森指挥,让女生们处在四个男生之间,每个女生都抓住两个男生的一只腿。
这时就听兰儿颤抖的说:“这……这是谁的腿……怎么……穿着裙子?”
紧跟着是兰儿一声尖叫:“啊——!鬼!她在我前边!”
七个人顿时乱了,兰儿身边的腾飞和丁海涛同时向兰儿身前击打,两个人的胳膊互相撞击,发出砰的一声,却什么也没有打到。
晶晶紧紧攥着曹森和郭敬的裤脚,惊恐的眼睛无助的四下张望,除了浓雾她什么也看不到。
突然眼前的浓雾变淡了,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出现在晶晶的眼前,白色的裙子下有一双惨白的腿!
晶晶大惊,未及喊叫,白色的裙子下、两条惨白色的腿中间猛然多了个女人头,杂乱而污秽的长发半遮挡着一张青白色的脸,一双血红的眼珠阴狠的盯着晶晶,乌黑的嘴唇张开露出锋利的牙齿,就要张嘴向晶晶咬过来。
晶晶放声尖叫,眼看着那女鬼就要咬中自己,忽然曹森的脑袋伸过来挡在中间,“操,你长的不是一般的丑!”
曹森话音一落,手中枪已经对准女鬼的脸,接连扣动扳机,急速射出的6毫米钢珠连成一条直线,全部没入女鬼张开的嘴里。
女鬼的脸被打的一阵模糊,又渐渐复原,怨恨的看着曹森,阴森森的说道:“你拿的东西伤不了我。”
第一次听到女鬼说话,曹森心里也是掠过一阵寒意,毕竟这东西看起来实在让人恐怖,不过曹森并没有慌张,教学楼的经历和刚才女鬼被打的模糊的脸都让他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钢珠的确杀不死女鬼,但大量的钢珠集中射击却可以让女鬼暂时消退。
“12点钟方向,半米,集火射击!”曹森大喊着说出命令。
四把仿真枪同时聚集在曹森眼前,套筒往复运动的声音、钢珠射击时的咻咻声串联在一切,大量钢珠瞬间没入女鬼的头颅,女鬼脸上泛起一阵阵水纹一样的波动,波动随着钢珠的不断射击越来越大,最终女鬼的形状被打的支离破碎。
曹森大喝一声:“跟我来!”
兄弟四人抓起地上的三个女生,由曹森带领拼命往树林外跑。
似乎女鬼制造的迷阵也失去了效力,七个人终于跑出了树林,在众人冲出树林的时候,树林深处又响起高跟鞋的声音,远远的跟在众人身后。
“森哥,我们去哪里?”
“这女鬼跟咱们耗上了,半夜三更哪里阳气最重?”
“男生宿舍。”
“对,咱们就去男生宿舍!”
兄弟们撒开脚丫,飞快的往宿舍楼跑,身后高跟鞋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跟随。
来到宿舍楼前,女鬼的脚步声也到了,似乎她并不像曹森说的那样忌讳这里众多男生形成的阳气。
宿舍楼已经关门,曹森一脚把门踹开,发出很大的声音。门口传达上的值班保安被惊醒,拎着警棍怒气冲冲的出来:“谁他妈的找死?谁敢踹我的门?”
“我,曹森!”
“啊……是森哥……怎么晒的这么黑,呵呵,你们这是……”门卫看着他们扛着的三个女孩,心中嘀咕,不是找小姐没玩够带回宿舍接着玩吧?踹门我可以装着看不见,不过往宿舍楼里领小姐就不好办了。
曹森不管门卫瞎猜,一把推开他闯进传达室,从墙壁上摘下几把强光手电,返身分给几个兄弟。
郭敬等人不用说也知道曹森的用意,同时摁亮手电,四道强烈的光柱射向楼外,尤其是刚才响起高跟鞋声音的地方。一阵心有不甘的尖啸在楼外盘旋了一圈然后慢慢消失。
管用,曹森四人嘘了口气。这女鬼还真不好对付,也许下次应该叫上所有的弟兄,十九支枪一齐对准女鬼的脑袋射击,兴许就能把她给消灭掉。
门卫惊疑的看看门外,他听到了那阵尖啸,什么东西?难道是……?
“哥们,打扰你好梦了,明天请你喝酒。”曹森说着塞给门卫一盒好烟,“她们是我们同学,暂时在这里住一晚。”
门卫接过香烟,笑着说:“嗯,嗯,同学自然可以住,女同学也可以住,别人不行,你森哥也行,就是别让上边知道。”
腾飞拍拍门卫的肩膀,门卫不敢多说,郁闷的蹩回自己的传达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