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 力量
章节列表
第七章 力量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山洞里的几个男生劝不住晶晶和吴芳,他们只好一起出来寻找。当找到曹森等人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所有人都心惊肉跳。
距离山洪不远处,曹森、郭敬、腾飞、丁海涛还有朱建军散乱的躺在山坡上,浑身上下焦黑一片,即使有大雨的洗刷,还是冒着屡屡的青烟。并且他们的头发都怪异的直立着,手脚不停的抽搐昏迷不醒。
而那两个女生,一个也在昏迷,兰儿则是双眼无神的看着天空中的大雨,嘴里喃喃自语,看上去像一个痴呆人。
“他们被闪电击中了!”一个男生喊了出来。
“兰儿……兰儿……你怎么了?”晶晶抱着痴呆的兰儿,哭喊着摇晃她的身体。
兰儿浑然不觉,一直呆呆的看着天空。
吴芳和其他人不知如何是好,也不晓得怎么救治昏迷的人,围着兰儿想问出刚才发生了什么。
曹森第一个醒了过来,茫然看看四周,再看看自己,妈的,命够硬,落入山洪,被闪电击中,又被雷劈,竟然毫发无损,今后老子不叫曹森,改名叫小强。
郭敬兄弟三个也醒转,看到曹森坐在一边呵呵的笑,都是惊喜过望,狼嚎一声扑过去抱成一团。
哈哈,我们兄弟都活着!
“我操,你蟑螂啊你,这样都死不了?”丁海涛两只手用力捏曹森的脸蛋,拽的曹森直翻白眼。
“啥也不说了,赶紧回市里。”腾飞嚷嚷着。
“回市里干吗?”郭敬凑趣的问。
“买彩票!”腾飞双眼放光。
兄弟四人抱成一团再次放声大笑,让吴芳等人看得莫名其妙,不是死里逃生后高兴过头脑子坏掉了吧?
朱建军也清醒过来,翻身坐起,茫然的看着四个大笑的人。
“走,哥几个,咱们也不用拜佛了,就咱们这命,谁他妈的也收不了,自己的命咱们兄弟自己作主!”曹森豪情万丈。
“老天爷,我操你二大爷!”丁海涛仰头干嚎。
一道耀眼的光芒在兄弟四人中间炸开,轰隆隆的声音消失后,曹森四人彻底变成非洲兄弟。
“我靠,没事。”郭敬惊讶的发现,他们对雷劈已经适应了,除了身体有些发闷和麻痹感,没有任何不良后果。
兄弟四个互相看一眼,默契的同时仰首向天,运足了底气同时发出了雄性动物最雄性的呼唤:“我们一起操你二大爷!”
轰轰,天地间一时雷鸣电闪,一个个落雷准确的落到兄弟四人的头顶,四具年轻的身体几乎被闪电发出的强光照成透明。
吴芳等人看的目瞪口呆毛骨悚然,他们看到的是一团耀眼白光中的四具骷髅,骷髅被电的每根骨头都在颤抖,却还在大张着嘴巴咒骂,疯子,四个彻底的疯子!
雷电终于停了下来,兄弟四人也都瘫坐地上,张大嘴巴喘着粗气,缕缕青烟从大张的嘴巴里逸出,浑身上下也没有不冒烟的地方。
嘿嘿,没事。曹森露出全身唯一白色的牙齿,“走,我们回市里买彩票!”
兄弟四个没事人一样站起来,不再管吴芳他们,自顾自的往山下走。
“哎,你们别走,你们走了我们怎么办啊?”吴芳焦急的跺着脚。
“你也操他二大爷!”
曹森一句话让两个女生差点掉到山洪里,随即又呜呜的哭起来,她们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当天晚上在一间酒吧,曹森四人围着一张桌子喝酒。凡是经过他们桌子的人,都小心翼翼的保持最大可能的距离,因为这四位看上去实在吓人。光头,面目黢黑,不仅是脸皮黑,而且所有裸露的肌肤都呈焦炭状的黑色,偏偏他们又穿了黑色的体恤和黑色的裤子,在灯光昏暗的酒吧,活像四个鬼影,最过分是他们笑得时候,全身都融合在昏暗中,只有一副白的发亮的牙齿一张一合,那情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酒吧的门一开,进来三名清秀无伦的美少女,其中一人仿佛大病初愈的样子,那怯怯的表情和柔弱的双肩,看到她的男人都想上前好好呵护她。
让酒吧所有人意外的是,这样三位美女却径自走向那四个恶鬼。
“你们怎么来了?”曹森意外的看着三个女孩。
“我带兰儿来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晶晶低着头说道。
“我叫任兰儿,谢谢你们上午救了我,我……”兰儿说到这里讲不下去,轻轻啜泣着。男友的背叛,生死间的徘徊,让这个柔弱的女孩提到上午的事情就忍不住泪水。
曹森一皱眉,“行了,谢谢你也说了,我也听到了,该干嘛你就干嘛去,别在这里添乱。”
腾飞心想,唉,咱们这森哥实在够……平时对女生硬一些也就罢了,这会你摆什么架子?
吴芳不干了,柳眉一竖,瞪起好看的大眼睛,“干什么曹森?你觉着你这样很酷、很男人对不对?你这实际上是幼稚!”
曹森往上一甩眉毛,这是他要发作的标志,郭敬急忙摁住曹森的手,对吴芳说:“坐,别站着说话,你们请坐。”语气用词都很客气,手上指的却是另外一张桌子。
丁海涛哈的一声笑,晃着脑袋看天花板,也是不欢迎的架势。
吴芳和晶晶气的直发抖,兰儿哭的更伤心。
腾飞看不下去了,一人给了一拳,“都客气点,她们是女生,况且今天受了那么大的惊吓,你们都给我温柔点。”他站起来给女生搬椅子、要饮料,把三个女孩安顿好。
吴芳原本赌气要走的,兰儿和晶晶坐了下来,她也只好坐下,眼睛瞪的溜圆气鼓鼓的看着曹森。
曹森看到吴芳的目光,无所谓的说:“别冲我瞪眼睛。”
“我没冲你瞪眼睛,我的眼睛长的就是大,我就这样!”
曹森被憋的哑口无言,腾飞和郭敬扑哧把啤酒喷了出来,就连兰儿也笑了,偷偷看一眼曹森的单眼皮。
曹森笑着摆摆手,“得了,我不和女生计较。兰儿是吧,上午的事别放心上,再说救你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这些兄弟都有份。”
吴芳小声嘀咕:“这还像个人话。”
兰儿又站起来,对兄弟四个分别鞠躬,连声说道谢的话。
腾飞让兰儿坐回到椅子上,“我们兄弟不讲究这个,您也甭和我们客气。哎,你怎么会掉那石头下面去,不是和朱建军一起吗?”
这样一问,兰儿又哭了起来。
晶晶代替兰儿解释了经过。
上午兰儿发现自己的男友朱建军和一个女生野合,她去理论被打,然后就来了暴雨,三个人不敢在峡谷里呆,到处找躲避的地方,朱建军发现了那个山凹,兰儿不想和朱建军站在一起,便躲到松树下的岩石上。朱建军过来叫她躲到山凹里,她不去,两个人争执起来也不知怎么就滑到石头下面。兰儿喊朱建军救命,却没听到他的回应,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曹森救了她。
“靠,那小子见死不救?”郭敬吃惊的问,原本他以为朱建军误认为兰儿掉入洪水,已经没有生还得可能所以没有去救助。
兰儿点点头,犹豫一下又小声说:“也许……也许他没听到我的呼救。”
曹森和兄弟对视一眼,表情有些凝重。
原本他们就对上午发生的事情有些疑惑,当时朱建军为什么要拉曹森?假设不是那一下,曹森不会掉进洪水。如果说是故意为之,又没有充分的理由,两个人无冤无仇的,朱建军为什么要害曹森?况且杀人尤其杀自己的救命恩人需要的不是一般的胆量。
如果朱建军连自己女友的生死都可以不理,那么他故意让曹森掉进洪水里也不是做不出来,这样的假设成立的话,朱建军一定有他的理由。曹森想起胡老师给他说过的话,竞争优秀毕业生的名额,或者说是竞争留校的名额,胡老师曾经说过,他和朱建军的条件类似,一个留校名额就从两个人之间选择,难道就是这个原因?
曹森感觉自己有些好笑,仅仅因为这个原因朱建军便要杀自己,太想象力了吧?应该是不小心拽了自己一下,人在生死一瞬间,会不自觉的有怪异举动,这样的解释最合理。
“你们怎么不说话了?要是不欢迎我们,我们就走,不会在这里讨人嫌。下午我们打你宿舍的电话,你宿舍的人说你们来了酒吧,我们就一个个的找,我们跑了多少个酒吧,你们……你们还这样……”吴芳感到受到了委屈,我们怎么招你们了,不给好脸看,拿话噎我们,这会又不理人,难道我们就那么让人讨厌?
“嗯。”曹森并没有听到吴芳在说什么,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吴芳脸蛋通红,起身要走。
曹森知道是误会了,他的性格强硬但不是拿捏,就笑着说:“别走啊,回去的路上你不怕碰到鬼?”
“那你道歉。”吴芳依然气鼓鼓的。
“好,我道歉。”又是无所谓的语气。
“而且你不能对我们无所谓。”吴芳最讨厌曹森这样漫不经心的对待她。
“呵呵,你想让森哥怎么对你有所谓?”丁海涛别有用心的问。
“就你多嘴,黑猴子一样。”吴芳反击。
晶晶拉住吴芳,吴芳趁势坐下。
“我们这四只黑猴子最喜欢欺负小猴子。”丁海涛是不肯吃亏的。
“好啦,你们不要欺负我们,说说你们怎么救的兰儿,后来又怎么掉进洪水里怎么逃生的。”晶晶出来打圆场。
“朱建军没告诉你们?”腾飞奇怪的问。
“他说那会被吓晕了,什么都不记得。”
四个男生又交换了一下眼色,腾飞便把上午的事情叙述了一遍,讲到曹森如何逃出生天的时候,腾飞让曹森自己来说。
曹森当时被炸雷压到水底,想尽一切方法也没能爬到岸上,而那时泥石流已经全面爆发,混合着强大的水流把曹森牢牢压在水底。也许常人会绝望,曹森却绝对不会放弃,强大的求生愿望让曹森体内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在一瞬间,曹森似乎看到了平时没看到的景象,他发现了许多透明的丝线,有着明显的流动方向,丝线存在于山洪、滚动的石头、狂风暴雨中,而山洪中存在的丝线最密实也最粗壮,他想抓住那些丝线,却抓了个空。
胸腹间的氧气已经消耗殆尽,临近的死亡让曹森全面爆发,脑子中无意掠过那些丝线把自己拖出山洪的画面。于是奇迹发生了,那些丝线如同有了生命,卷起曹森把他扔到岸上。
这些是发生在当时的真实情景,曹森却无法向女孩们说出来,听起来就像编造神话故事,没有谁相信。于是他只是向女生们解释说雷响了以后,和其他人一样被气浪掀到岸上。
即便曹森隐去自己的真实经历,事情的经过仍然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几个女生听的直拍胸口,晶晶用崇拜的目光看着眼前四个男生:“你们好伟大,真厉害,比好莱坞大片都惊险,可惜我们没能亲身经历。”
“谢谢你们,你们冒着生命危险救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兰儿泪光盈盈,她说的是“你们”,一双俏目却只看曹森,目光中包含了许多东西。
一个女孩刚经历了负心郎的薄情寡义,生死危难之际又突然有个男人从天而降舍生相救,这女孩怎么能不感动,怎么能不动情呢?
曹森为人老练,看到兰儿的目光就知道这丫头对自己动心了。
他咳嗽一声转移话题,“你们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
晶晶看着好友兰儿失望的眼神,轻轻叹了口气,这个曹森太难以接近了,他为什么要这样疏远女生?
吴芳一提起工作就头疼,叹口气说道:“唉,南泉市我可能留不下,要回老家去。”
“你姥爷不是很厉害,南泉市怎么留不下?”丁海涛问道。
“正因为那老头厉害,我才留不下,妈妈要我回到她身边。”吴芳郁闷的猛灌一口饮料,“我真舍不得南泉市。”
“嘿嘿,是舍不得哪个帅哥吧?”丁海涛嬉皮笑脸的。
“嘿嘿,是我舍不得你这口好牙,也不照照镜子,笑起来就像闹鬼!”吴芳取笑兄弟四个的样子,“还有啊,提起鬼,我曾经被惊吓的心脏又难受了,今晚你们要把我们送回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