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山洪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山洪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六月份暴雨说来就来,当四个人刚刚爬上峡谷的山脊,雨水便狂野的倾泻而下,炸雷和闪电也在低垂的阴云中宣泄着惊人的能量,还有从深山中刮起的狂风,裹挟着粗大的雨点打在身上就像被机枪打中,兄弟四个分外狼狈。
“快走,离开山脊!”曹森大喊。
山脊上是光秃秃的岩石,四个人站在上边就像四根扎眼的避雷针,要是被落雷击中,绝无可能幸免。曹森他们都晓得其中厉害,玩命的狂奔,目标是不远处的一座山洞。
天地间猛地一亮,紧跟着一个炸雷,狂暴的闪电击中一棵孤零零的马尾松,强大的电流把原本郁郁葱葱的松树瞬间变成木炭,进而燃烧起来,又被雨水浇灭,冒着股股青烟。
曹森看到闪电的威力,心中大感畅快,这才是天地的本相,这才是好男儿应该直面的生活!冲天的豪情在这漫天满地的雨水和狂风中激发,心中的澎湃压抑不住,激情和力量灌满全身,他一边奔跑着一边扯开嗓子,狼嚎一样唱起苍茫、悲壮的信天游。
腾飞和郭敬也放开喉咙伴唱,狂暴的雷雨声竟压不住三个人狂放的歌声,沿着峡谷传出去很远很远。
丁海涛心中大骂三个人脑子进水,不甘寂寞的也放开嗓子鬼嚎——李二嫂改嫁。
兄弟四个一路高歌猛进,很快跑到山洞前,夹杂着雨点一头扎了进去。
郑晶晶?吴芳?她们怎么在这里?曹森惊讶的看着在山洞里躲雨的几个人。
晶晶和吴芳也吃惊的看着曹森他们,惊诧的表情一点一点改变,最终变成一张笑脸。
“刚才是你们四个唱歌?”吴芳笑着问曹森。
“没错。”曹森心理直叫倒霉,怎么会碰到这两个娇娇女?
“哈哈……真是……真是绝了!你们唱的太好听了!”晶晶笑的直不起腰。
和两个女生在一起的还有几个东大的男生,都是被拉来当壮丁的。他们大都知道曹森兄弟不好惹,生怕女生的取笑惹怒几位老大,连忙“森哥、敬哥”的打招呼。
曹森点点头算是应付一下,自顾站在洞口看雨景。
丁海涛却好奇的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一个男生讨好的抢先回答:“敬哥,我们和朱建军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女生。逛到这里找不到他们三个,又碰上大雨,就躲进这个山洞。”
朱建军?曹森心想,这小子躲起来玩女人,这会就更不知道在哪里躲雨,你们自然找不到他。
吴芳和晶晶原本被威势骇人的雷雨吓的花容失色,曹森四个人一进山洞,她们立刻有了安全感。尤其是曹森在洞口那么一站,就像把所有的风雨都挡在洞外一样。而跟随她们一起来的几个男生,和曹森对照就像没长大的小男孩,曹森从骨子里散发出的男人气质,是他们无法相比的。女生们感觉自己有了可以依靠的大树,刚才让她们感到害怕的雷雨此时也成了独特的狂想曲,映衬的山洞中更加的安全和温馨。
几个抽烟的男生忙着给四位硬汉上烟点火,两个女生躲到山洞最里面依偎着吃自己带来的零食,又抓了几包扔给曹森他们。
轰隆一声响,一块巨大的山岩被汹涌的山洪冲了下来,一路翻滚着搅起混浊的泥水,气势骇人。
男生们都围在洞口观看,却听身后有手机响。
晶晶看看自己手机的屏幕,是朱建军的。“喂?你们在哪里?安全吗?什么……兰儿怎么了?”晶晶焦急的站了起来,“喂?你大点声,兰儿怎么了?”
大家都看着晶晶,一个男生小声解释说兰儿是另一个同来的女生。
“什么?掉下悬崖了!”晶晶的脸色霎时变的雪白。
山洞里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惊呆了。
曹森几步过去抢过手机,“别慌,朱建军,我是曹森,你们在哪里?说你周围明显的特征。”
“有几棵松树,好,一个山坳处,傍边有松树。”曹森大声重复着朱建军的对话,郭敬三人冒雨冲出山洞,分三个方位按照曹森的重复用望远镜寻找目标。
“还有什么特征?”曹森提高声音询问,目光注意三个兄弟的动作。
“好,松树旁边有个两人多高的岩石。”
腾飞突然伸出右臂五指并拢指示方向,“看到了,一点钟方向,80米!”
“我们看到你们了,马上过去,不要动!”曹森把手机还给晶晶,嘱咐几个男生,“看好她们,绝对不能让她们出这个山洞!”
几个男生慌乱的点着头。
晶晶仿佛刚从噩耗里回过神来,“呜呜……兰儿……不要……呜呜……我去救你!”
曹森一把抓住哭喊着往外冲的女孩,用力扔给那几个男生,和郭敬三个人一头冲进暴雨肆虐的天地。
朱建军和那两个女生在暴雨来临后就躲到一处向内凹陷的山体里,没有野外生存经验的三个人并不懂得山雨来临时的安全常识,他们所在的地方土质松软,且靠近山洪泄洪的通道,洪水冲刷下,山体被不断冲刷、脱落,他们所在的位置非常危险。至于兰儿实际上并没有掉下悬崖,不知道什么原因悬挂在离朱建军不远的一块巨石下,双手抓住一条树根,被风雨吹打的摇摇欲坠,她的脚下就是汹涌咆哮的山洪,一个失手后果不堪设想。朱建军和另一个女生却不知道救护,抱成一团对着手机大喊大叫。
曹森四人顶着风雨来到事发地点,看到兰儿的生命悬挂在一条树根上,危在旦夕,而四个人和兰儿中间却相隔着奔涌咆哮的山洪。
“朱建军,我操你妈!你他妈的把兰儿拉上来!”郭敬看到眼前的一幕怒发冲冠,冲着对岸大骂。
然而这喊骂声被风雨遮盖住,朱建军只是隐隐听到声音,似乎没有听清喊得什么,只是拼命向这边挥手。
曹森和腾飞没时间计较朱建军在做什么,从背包里掏出平时攀爬用的绳索,挑出单色的静力绳,他们要搭绳桥渡过山洪。
“涛涛,找固定点!”曹森整理着绳索大声命令道。
“废话,我在找……找到了,对面松树,没问题。”丁海涛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对岸的一棵粗大的松树,松树的根系扎的很深,看上去非常坚固。
平时的特战训练此时发挥了作用,这些超级特战迷的各种求生技能非常熟练,即使在狂风暴雨的条件下,静力绳还是很快横亘在山洪上方,一头用飞虎抓固定在对岸松树上,一头缠绕在一块突出的山岩上,郭敬和腾飞抓紧绳子,用身体的重量让绳桥拉的笔直。
“我去!”曹森推开丁海涛,“你指挥!”他用8字结把自己悬挂在绳桥上,双腿一蹬地面,人顺着绳桥向对面滑去。
兄弟三个紧张的看着被风雨吹打的摇摇晃晃的曹森,心脏几乎停止跳动,千万不要出问题!
也许五峰山的神灵保佑,曹森安全的到达对岸,他迅速爬到那块巨大的山岩上,把兰儿拉了上来。
郭敬三人长长的松了口气,危险解除了。
然而,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对岸的山体经受不住这狂暴的风雨,大量的山石混合着泥水慢慢往下滑动,并且速度和流量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眼见整座山就要爆发大规模的泥石流,如果不尽快离开,曹森、兰儿、朱建军还有那个女生都会被泥石流冲进山洪中,绳桥成了他们唯一生还得希望。
“把装备集中在一个包里,滑过来!”曹森大声对兄弟们喊道。
“曹森,你先回来!让他们自救!”丁海涛担心曹森的安全,扯着嗓子大喊。
腾飞大怒,“你他妈动作快点,按曹森的话做,他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
曹森一贯不会丢下自己兄弟,玩特战游戏的时候一直如此。
丁海涛急忙把所有的救生装备集中在一个丛林包中,又塞了块石头增加丛林包的重量,挂在绳桥上用力往对岸一推,由于绳桥这边高,对岸低,丛林包滑向对岸。
曹森接到丛林包,向兄弟们伸出右手攥成拳,拇指上翘。
腾飞和郭敬急忙解开绳索,换一个低一些新的固定点,再用身体的重量拉直绳桥。这样绳桥改变了高度落差,曹森他们可以靠体重滑过来。
曹森没时间安慰几乎崩溃的兰儿,在她身上绑好救生索,用8字结挂在绳桥上,用力一推,兰儿顺着绳桥滑向对岸。
丁海涛稳稳抱住滑过来的兰儿,“曹森,动作快点!”他看到泥石流下滑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朱建军已经发现了危险,不用曹森招呼自己走到绳桥旁边,“曹森,好哥哥,弟弟谢谢你来救我……”
“少废话,”曹森一把推开朱建军,一指那个女生,“你先来!”
那女生显然畏惧汹涌的山洪,磨蹭着不敢上绳桥。
曹森也不劝解,解开自己身上的8字结,走过去拖死狗一样把女生拖到绳桥边,三下五除二帮她绑好救生索,挂在绳桥上,发力猛推,女生顺着绳桥滑了过去,当丁海涛接住她的时候,那女生已经吓的昏迷。
朱建军也曾经玩过特战,知道如何自救,女生还在绳桥上的时候,他已经急不可耐的把自己挂在绳桥上。
这时泥石流已经淹没了两个人的脚腕,固定绳桥的松树也被泥石流冲刷的不断摇晃,情况极端危险,也许下一秒钟绳桥就会被冲入山洪中。
曹森怕绳桥负担不起两个人的体重,让朱建军先过去,他一手抓住树枝固定身体,另一只手去推朱建军想帮他一把。
朱建军面对曹森,背对着绳桥,目光中充满了感激,“谢谢森哥,咱们一起走!”
说着他突然拉住曹森,猛地用力一拉,紧接着双脚狠命的一踹地面。
曹森并没有挂在绳桥上,更万万没有想到朱建军会突然拉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拉让曹森失去了平衡,加上泥石流的冲击,曹森一头扎进汹涌的山洪!
而朱建军却飞速的顺着绳桥滑向对岸。
“森哥——!”丁海涛疯狂的喊叫着,冲到洪水边,疯了一样在水面寻找着曹森的身影。
郭敬和腾飞也急了,根本不管朱建军是否安全滑过来,扔下手里的绳索,也跑到洪水边寻找落水的曹森。
失去了两个人的拉力,绳桥没有了张力落向山洪,朱建军运气好,堪堪刚过洪水的区域,摔落在一块山石上,疼得他龇牙咧嘴。绳桥一落入洪水中,立刻被水流带走,隐没在汹涌的山洪中。
咆哮的山洪翻滚着几米高的混浊浪花,夹杂着山石和断裂的树枝、树干,隆隆作响向下游奔涌,不要说找落水的曹森,就是再有个十几个人落水,也瞬间被吞噬了。
兄弟三个疯了一样喊着曹森的名字,面对着滔天的洪水,他们空有一身的力量却救不了曹森。
突然,在山洪中飞起一根绳索,游龙一样高高抛起,目标正是在水边的郭敬三人。
是曹森!他并没有被洪水冲走,千钧一发之际,曹森抓住了一块岩石,并在洪水中找到了掉落的绳桥,用力抛向郭敬他们。
郭敬三人狂喜,同时向空中张开双臂,要稳稳接住这维系着曹森生命的绳索。
然而又一个意外发生了,一道粗大的闪电击中了绳索。高高抛起的绳索就像一根醒目的避雷针,把威力惊人的闪电引向地面。闪电像一把巨大而怪异的长剑,扭曲着骇人的光芒,高速击打在洪水上,近百米的洪水中即刻游窜着无数条水蛇一样的强大电流,电流中携带的高温又引起空气、雨水、洪水、泥石流的强烈爆炸,发出震耳欲聋的雷鸣!
洪水中的曹森,洪水边的郭敬三人还有朱建军,都被高压电流击中,也同时被爆炸的力量波及。不同的是,郭敬他们被强大的气流抛向河岸,而曹森则被压入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