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五峰山
章节列表
第五章 五峰山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天亮了以后,曹森和腾飞等人再去教学楼察看,让几个人惊讶的是,昨晚激战的五楼已经恢复了原貌,在地上看不到一粒钢珠。天花板和墙壁上虽然布满钢珠射击后的小眼,却没有发现钢珠的踪迹。
几个人惊疑的对视,谁打扫了教学楼,难道是那女鬼?
“曹森,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曹森循声看过去,是胡老师,他们班的模具专业老师,也是毕业设计指导老师,一向把曹森当作自己的得意门生。
曹森向几个兄弟示意了一下,来到胡老师的办公室。
“坐,”胡老师指着一把椅子说。
曹森一边落座,一边给老师上了颗烟。
“想知道你答辩的成绩吗?”胡老师微笑的看着学生。
“优秀。”曹森用不经意的语调回答。
“呵呵,你可把那几个老师气的不轻啊。”
曹森知道胡老师在说他发明的那“绝招”,也笑了出来,“就是郭敬倒霉,呵呵。”
实际上,所有负责答辩的老师中,只有这位胡老师有丰富的实际加工经验,但是他不会拆自己学生的台。
“我看了你其他各科的成绩,加上毕业答辩成绩都是优秀,你还是你们班的班长,学生会的主要干事,这些条件加在一起,曹森,你很可能被评为本年度的‘优秀毕业生’。”
东山大学每年一度的“优秀毕业生”评选,对所有的应届毕业生来说都有极大的诱惑力,只要拥有这个称号,在南泉市找个不错的工作易如反掌,这在就业压力巨大的学生来说,其重要程度不亚于是否考上大学。但是名额只有五名,而学校扩招后每年的毕业生最少也有四五百,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曹森却不在乎这个头衔,哪怕他有绝对的竞争力,也不想趟这浑水,一是他绝对相信自己的能力可以找到称心的工作,二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考试成绩是怎么来的,除了专业课成绩里没有水分,其他副科几乎都是抄袭,因此他不想去抢夺那些有真才实学的毕业生的机会。
看曹森没有什么反应,胡老师继续说:“咱们机械系已经推荐了你,曹森,你也知道这社会的风气,单凭本事闯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说到这里胡老师停顿下来,把身子向前倾了倾,“你知道上边谁有权决定名额?”
曹森明白胡老师把他叫来的意思了,是让他抓紧时间到“上边”活动一下,弄个优秀毕业生头衔。这是好意,曹森感激,但他不在乎什么优秀不优秀,在他看来,到应聘单位实际露上一手,比一个证书更能说明自己的能力。
“胡老师,”曹森不想让关心自己的老师失望,“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懂,该做的我一定去做。”
胡老师满意的笑笑,又压低声音说:“社科系的朱建军你知道吧?”
朱建军?曹森当然知道这个人,东大的风云人物,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也是今年毕业,而且朱建军差点成为曹森特战团队的一员,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加入,但和曹森关系不错。
“据我所知,朱建军和你条件类似,你两个竞争一个名额。昨天我碰巧看到他到校长家里去,曹森,你要抓紧啊。”
送礼?曹森从初中起就打点一些父亲不好出面的人际关系,请客送礼的水平和社会油子相比也许不如,但要说比同龄人,他算是此道的老手了。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曹森不想多花功夫,也不想和胡老师挑明,就含糊的说,“胡老师,你放心,我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
胡老师点点头,“别掉以轻心啊,内部消息说,今年留校任教的名额就从优秀毕业生里挑,高校的工作岗位可是有钱都买不到。”
这句话让曹森心动了一下,能留任东大的好处不用多说,铁饭碗不说,单每年的两个假期就让曹森心往不已,更何况这座教学楼里还闹鬼?
换作其他人,知道哪里闹鬼肯定有多远躲多远,曹森却相反,最喜欢冒险,昨晚没能和女鬼一决高下已经非常遗憾,如果能留校的话,那就真有足够的时间和女鬼周旋了。
从胡老师办公室里出来,曹森脑子里一直转着留校的念头,直到被三个好兄弟打断思路。
“琢磨什么呢?”腾飞拍了曹森一下。
“留校。”
“什么,你说什么?我没听错吧?”
“你想……留校?”
“你想当老师?”
哈哈……,三个损友大笑起来。
“森哥,听过一句话没有?”丁海涛收起笑容严肃的问。
曹森知道狗嘴里没象牙,不理他。
“不怕天,不怕地,就怕流氓有文化,”丁海涛自顾自的接着说,“嘿嘿,您这流氓要是披上教师的外衣,东大就会变成国内最大的流氓集团。”
腾飞和郭敬听了又是哈哈大笑。
曹森被兄弟们一番调侃,感觉自己的想法的确有些荒诞,也许自己适合做个职业军人,也许将来是个合格的模具设计师,但绝对不是当老师的材料。况且如果真要留校,读研势在必行,可他着实厌倦了复习、背诵、考试的折磨,妈的,还是到社会上去闯荡一番吧,留一方净土于高校,给后来的学弟、学妹一个好的学习坏境,自己就不祸害这最后的桃园圣地。
兄弟四个说笑着又在楼梯上转了一圈,没发现异常,也没碰到阴风什么的,几个人颇感失望,决定今晚再来一趟,会会那位女鬼。
当天的深夜,曹森四个人全副装备又摸进了教学楼,一无所获。
第二天深夜,兄弟四个都换了一身大红衣服,拎着枪转了大半个晚上,一无所获。
第三天,曹森花钱雇了几个三陪小姐,再次进入教学楼,还是一无所获。
这让他们疑惑了,按照传说中的讲法,女鬼喜欢红衣服,喜欢阴气重的女人,他们按方抓药引诱女鬼现身,却都以失败告终,难道说那个女鬼是个过路的,碰巧撞上一次,然后就走了?
第四天,曹森几个折腾累了,老老实实在宿舍睡觉,可其他见过鬼的兄弟按耐不住,又在深夜钻进了那座教学楼。其中一位是职业摄影师,携带了全套的摄影装备,想在鬼出现的时候拍摄下来,那绝对是震惊世界的头版新闻。
然而结果同样是失望。
曹森他们玩特战的兄弟一共有十九个人,除去度蜜月的司马德,剩下的一十八条好汉走马灯一样轮流到教学楼抓鬼,一连坚持了七天,这七天里那座教学楼的晚上就没肃静过,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有几个兄弟在里面游逛,于是谣言产生了。
东大的校园里盛传教学楼中有鬼魂出现,某某谈恋爱的时候听到里面有声响,某某校卫巡逻的时候看到楼里有灯光,还有鬼魅一样的人影在晃动等等,以至于惊动了校方领导,专门出来辟谣,并指定专人在夜间对教学楼巡视,以安定学生的情绪。
这样的结果让曹森没有想到,只好通知兄弟们近期不要再去教学楼,免得引起恐慌和注意。
大学生临近毕业,即将直面复杂的社会,心理上总有些不适应,女鬼的出现恰巧让曹森等人分散了注意力,淡化了即将告别学校的不舍情绪。女鬼惊鸿一现后再不见踪影,让曹森颇有失落感,一时竟无所事事。
就在几个人闲的无聊的时候,事情来了。
吴芳和郑晶晶一夜惊魂后,再也不敢住在学校。她们也是毕业生,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干脆都躲回家里住。在家中作了一个星期的乖乖女,对鬼的恐慌已经消散,也就不想闷在家中,两个女生便商量着找座名山古刹去求个平安符,去去身上的晦气。到深山老林里拜佛,女生们自然要找保镖外加苦力跟随,于是两个女生就想到了曹森他们。
两位美女发出邀请去旅游,也许其他的男生会喜出望外,曹森却断然拒绝,他绝对无法忍受女生娇滴滴的在山林中一惊一咤、大惊小怪的样子,这对曹森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不过这也让曹森找到打发时间的方法,他和腾飞几个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南泉市西边的五峰山转一转,五峰山里有座五峰寺,有几位大和尚在其中修行,据说那里的菩萨非常灵验,有求必应,那几位大和尚也佛法高深、慈悲为怀,很得善男信女的爱戴。曹森就想找位法师问问鬼神之事,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于是在一个星期六的早晨,兄弟四人坐上曹森的吉普2500,一路飞驰来到五峰山。
五峰山距离南泉市一百多里,是一片连绵几十里山脉的主峰,山不高,却郁郁葱葱树木繁盛,山上有许多不知名的清澈泉水,是个休假、消闲的好去处。曹森他们平时玩特战游戏来这里打过丛林战,对五峰山并不陌生。
停好车曹森四个人背上丛林包,包里面装着不少山林中的生存工具,这是他们的习惯,总喜欢带着以防万一。就像平时出门,哪怕是去上课、购物,他们身上也总带着甩棍、手狗、狼眼战术手电,仿佛身处的不是和平环境,而是步步危机的生死战场。曹森这些人,是把特战这一爱好刻到骨子里的另类人群。
兄弟四个没有沿着人工修建的条石路走,而是钻进一片山林,同往常一样,凡是要门票的地方,他们绝不走正门,不是买不起门票,而是他们认为门票的价格和提供的服务实在不成正比。
山林里草木茂盛,有诸多飞鸟在枝叶间嬉戏,丁海涛手痒,从后腰拔出手枪,上膛后抬手就是一枪,啪的一声轻响,六毫米的钢珠在空气中急速掠过,发出“咻”的声音,击中一只灰喜鹊的翅膀,其余的喜鹊受到惊吓,扑楞着翅膀惊慌逃窜,被击中的喜鹊也歪歪斜斜的往树林深处飞。
丁海涛大呼小叫的跟着撵下去。曹森三个人也只好跟在丁海涛的身后,跑进山林深处。
也许是那只喜鹊有超出同类的生命力,也许是五峰山的神灵借助喜鹊来惩罚胡乱射杀生灵的丁海涛,兄弟四人一路跟随受伤的喜鹊翻山越岭,追了半个多小时,一直追到后山一处峡谷里,四个人累的呼呼直喘,一身大汗,最终喜鹊还是逃脱了。
“歇会、歇会,再跑我就废了。”郭敬喘息着说。
“为了一只破鸟,跑了十几里山路,真他妈的有病。”腾飞坐在一块山岩上,揉着自己的脚,看到丁海涛还在东张西望的寻找受伤的喜鹊,随手捡了块石头扔过去。
丁海涛一闪身躲过石头,笑骂着:“你们就欠练,你看咱们森哥,气都不喘,那叫个素质。”
“我死了我,不喘气?”曹森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顺嘴提醒丁海涛,“你就不会用望远镜?”
丁海涛一拍脑门,掏出军用62式八倍望远镜,慢慢搜索着四周的树木和草丛,看来他不抓住那只喜鹊不肯罢休。
“这小子每次出来都是麻烦,一只鸟,至于吗。”郭敬拿着军用水壶一气猛灌,“这天怎么这么闷,要下雨了?”
腾飞扔给曹森和郭敬一人一根烟,自己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下就下,据说五峰山下雨就有山洪,声势了得,正好咱们可以一饱眼福。”
曹森叼着烟,取出军用地图铺在地上,配合着指北针确定眼下的位置,比划了一下他熟练的说道:“咱们在主峰偏北三千米处,离五峰寺倒是不远。”
“歇会吧,森哥,一会保不齐又要跟着涛涛乱跑。”腾飞说道。
“有情况!”丁海涛小声说,“两点钟方向,一百米。”
“得了,你放过那只可爱的小鸟吧!”郭敬不以为然的说。
“不是小鸟,是人,两个人,嘿,那男的挺猛……咦……好像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叫什么东西来着?”丁海涛的眼睛紧紧贴在望远镜上,用兴奋的语气说道。
“一男一女?”
“废话,两个男人那叫同志。”
腾飞一骨碌爬起来,凑到丁海涛身边,也拿出望远镜看过去。
“哈,他你都不认识?东大的风云人物,朱建军,女生眼里的王子。”
“你们看到什么了?”郭敬疑惑的问,听两个人的口气好像那个叫朱建军的在和某个女孩野合。
这时候丁海涛喃喃的说道:“我靠,还王子,我看整个一种马,可惜没带数码相机,要不拍下来我给他贴东大的论坛上,靠,哥哥我最烦这种货色。”
郭敬忍耐不住也凑到两人身边,三个人凑成一堆一人捧着一个望远镜看着同一个地方,不时发表评论和观后感。
曹森看着三个兄弟心中好笑,又不是没上过女人,夜总会、洗头房有的是小姐,随便找一家就可以爽一把,那里的女孩既漂亮又专业,环境还舒服,不比在山林里自在。
朱建军?曹森又想起这个名字,胡老师不是说他有可能和自己竞争优秀毕业生的名额吗?嘿,要是自己真想和他挣那名额,眼下倒是好机会。问题是自己想这样做吗?曹森自己问自己,他轻蔑的一笑,自己肯定不屑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就是挣,也要比关系、看实力。
“走吧,三位,看够了没有?”曹森不想多停留,他还想去五峰寺问问女鬼的事情。
“闭嘴,这是现场直播你懂不懂?”
“森哥你高尚咱不管,俺下流你也别干涉。”
“靠,他高尚?他高尚每次去夜总会属他叫的小姐多。”
三个兄弟眼和嘴都不闲着。
“嘿,又来个姑娘,要玩双飞燕?”丁海涛的语气里带着艳羡,“这小子行啊!”
“不对,那姑娘板着脸呢,靠,这是捉奸在床,我靠,打起来了。”郭敬也跟着说道。
“我操!”这句话却是三个人异口同声发出的。
曹森终于被他们的现场解说激起了好奇心,走过去也拿出望远镜看个明白。
在望远镜的视野里,曹森看到朱建军正**着下身,用力推搡着一个漂亮的女生,那女生哭喊着似乎在怒斥朱建军的风流花心,朱建军忽然抬手狠狠打了那女生一耳光,女生趔趄着后退几步,捂着脸继续哭诉着什么。
“辣手摧花啊,这是第二个耳光了。”丁海涛心疼的说。
“自己犯贱。”曹森下了结论。
丁海涛不满的撇了曹森一眼,“森哥,你什么时候才懂得怜香惜玉?你这样下去早晚要后悔。”
“走了,各位。”曹森不想看下去,也不同情那个被打的女孩,在他看来,这纯属女生自己犯贱,交男朋友不看准人,发现了问题只会哭闹,被打了还赖着不走,不是犯贱是什么?
“要不咱们去教训一下那小子?闲着也是闲着。”显郭敬锄强扶弱的侠义心肠被激发出来。
“你去对付那个朱什么东西,我来安慰女生,”丁海涛倒是会给自己找活干。
“走吧,哥几个,没什么意思。”曹森收起镜子,辨认一下方向,率先朝五峰寺方向走去。
兄弟三个跟在曹森身后,还在讨论刚才的活色生香。
一个惊天动地的炸雷在头顶炸响,巨大的声响震的峡谷里的草木簌簌发抖,紧跟着天上的阴云低垂,原本沉闷的空气变得更加粘稠,让人几乎吸不到肺里。
“这鬼天气,我操他大爷。”丁海涛咒骂了一句。话音未落,脚下被草藤绊了一下,扑通趴在草窝里。
“别乱说话,这是五峰山,灵气逼人,报应来的特快。”腾飞很严肃的说道。
“对,不干净的东西绝对不能乱讲。”郭敬补充说明。
“想都不能想。”曹森也来教育无知青年。
丁海涛很委屈的趴在草窝里,抬头看着三个一本正经的人,小声嘀咕:“还好兄弟呢,也不说拉一把、慰问一下。我就骂了,怎么样?我就骂老天爷,我操,”他突然扯开喉咙大骂,“我操你二大爷!”
轰隆隆!紧随着丁海涛的骂声,一个霸气十足的炸雷在峡谷上空引爆,吓的丁海涛一缩脖,急忙爬起来跟上三个兄弟。
兄弟三个哈哈大笑。
丁海涛心里琢磨,这五峰山还真他妈的有点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