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诡战

某大四男生鬼打墙进了女厕,从此离奇的事件接连发生,胆小的怕胆大的,胆大的怕不要命...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新娘的决定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新娘的决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新娘此时的装束是传统的大红旗袍,头上绾着发髻插着红花,一身的喜庆告诉旁人:我是新娘。而吴芳和郑晶晶都是东大引人注目的女生,走到哪里都吸引男生的目光,这样三个人站在曹森宿舍门口,不引人注意可就真的见鬼了。很快走廊里站满了围观的男生,有爱显摆的还特意光着膀子,挤到前面拿着造型展示自己的肌肉。
腾飞等人听到动静出来一看,也是目瞪口呆,咋司马德这小子和他媳妇都来了?难道新婚之夜他们不进洞房要玩上阵夫妻兵?那吴芳和郑晶晶又是怎么回事?
曹森心里大骂司马德不是东西,搞出这么大的动静,今后校园里肯定要热闹一阵子,说男生宿舍楼来了自建校以来的第一位新娘,这位新娘没进别的地方,直接找到某宿舍,和某某说了某某话等等,他奶奶的,就要毕业了,又闹这么一出!
曹森不敢让三个美女再站门口,赶紧往屋里让,腾飞和郭敬叫出几个人高马大的兄弟驱赶着看热闹的男生,总算让宿舍楼安静下来。
更让曹森众兄弟吃惊的是,司马德等媳妇进屋,不用媳妇问发问,就一五一十的把今晚行动的由来、计划全招了,最后又嬉皮笑脸的讨好媳妇:“我知道,我老婆最通情达理。你想啊,今晚我兄弟去抓鬼,多危险?我能抛下兄弟们不管自己去洞房花烛吗?我想这样做你也不愿意啊。这也就你事先不知道,你要知道了,一准撵我来,对不对?”
曹森心中那个气啊,司令,你行!把兄弟们这点事全抖搂干净了,白天婚礼前的威风劲都哪里去了?
新娘不理会司马德,看出众人中以曹森为首,就问:“他说的都是真的?”
曹森心里再生气,平时再看不起女人,此时也不能慢待了新娘,怎么说司马德都是自己的兄弟,赶紧陪上笑脸:“嫂子,你先坐下,”回头吩咐,“找最干净的杯子,给嫂子倒水。”
不等别人动手,司马德抢着挑了干净的水杯满上水,端到媳妇面前。
新娘不理老公,拉着吴芳和郑晶晶坐在床上,微笑着问曹森:“请问你贵姓?”
“曹森”
“嗯,曹森,给你们添麻烦了。”新娘轻轻说着目光往宿舍里一撒,众兄弟们立刻都感觉到那双美目中的歉意。
曹森心中夸一声:厉害,司马德的媳妇不是普通人。
“那么,刚才他说的都是真的?”
“呵呵,我们就是好玩,哪有什么鬼什么的……”
曹森的话没有说完,吴芳不愿意了,“还说没有,四年前我一进东大的校门,就听师姐这样说过。”
新娘轻轻拍了拍吴芳的手,示意有话她来说。“既然真有其事,我当然不能躲在一边看着老公冒险,所以,今晚我也要去!”
此话一出,曹森、司马德等人彻底傻眼,吴芳和郑晶晶眼睛亮了起来。
新娘不管万分难堪的老公,自顾对两个女伴说:“人多力量大,你们看看有没有要好的姐妹,都叫上吧。”
女生就是这样奇怪,你让她黑灯半夜的去抓贼,肯定把脑袋摇的像波浪鼓,但是说去抓鬼,明明怕的要命,却个个踊跃。吴芳和晶晶眉飞色舞的掏出手机一气狂摁猛发短信,也不知道联系了多少“好姐妹”。
看着媳妇颐指气使的样子,司马德原本对媳妇的歉疚变成怒火,我再对不起你,你也不能不给我留点面子吧?这样做让我以后怎么在兄弟中混?
曹森拦住想发火的司马德,心中感叹,大哥啊,还没看出来吗,人家这是在报复你,你洞房花烛夜扔下新娘不管出来玩特战,哪个新娘能咽下这口气?现在她摆明了是在搅局,搅了局,这些兄弟自然要埋怨你,要是兄弟之间闹翻了她才高兴。可是你能不让她们去吗?不让去还不知道有什么后招呢,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就算你想乖乖跟她回去圆房都晚了。
唉,都说美女无才,眼前这位佳人心计手段可都高明的很啊,这手比自己在答辩的时候玩的“绝招”高多了,曹森感叹着,看到两个女生还在发短信,连忙说:“人多了咱们都去不成,叫一两个人就成。”
这话倒是管用,两个女生放下手机,好奇的看着一宿舍的武器。晶晶拿过一支M4把玩,吴芳则攻击负心郎:“姐夫,你也太过分了。姐姐看你偷跑出来就跟着你,看你进了东大就给我电话,然后跟着你到这儿。这也就是我姐肚量大,要是我,哼!”
新娘笑着摆摆手打断吴芳,对曹森等人说:“我叫杨馨,你们别叫我嫂子,好像多老一样。对了,我是芳芳的表姐”
曹森刚要说话,却见晶晶上弹夹端起一支M4,手指一拨打开保险,学着电影上的样子端枪四处乱瞄。吓的曹森一众兄弟慌忙蹲在地上,躲避瞄来瞄去的枪口。
晶晶轻蔑的撇一下嘴,小声说:“胆小鬼,不就把玩具枪嘛。”
曹森抓过晶晶手里的枪,拨到单发档,对准墙角的一排啤酒瓶扣动扳机,啪的一声脃响,一个啤酒瓶被打碎,6毫米的钢珠余势未消,反弹到天花板才落到地面。
晶晶吐吐舌头,“这么大的威力,改装过啊。”
众兄弟一听,懂行,这丫头以前肯定玩过。
既然摆脱不了她们,曹森只好请吴芳带着新媳妇回她宿舍换身方便行动的衣服,又约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然后把几个为首的兄弟叫过来,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抓鬼变成“保护政要”,护着几个女生到教学楼转一圈就收工,只要不被校方发现,今晚就算OK。
到了晚上十二点,一身特战装备的曹森等人护着几个女生接近目标——传说闹鬼的教学楼。
虽然有杨馨来搅局,虽然吴芳和晶晶又叫了三个女生来,但曹森他们还是严格按照特种兵的规矩办,就像真的掩护政要转移一样。他们一身的装备也让几个女生直喊酷:黑色的作战靴和战斗服,黑色的战术马甲和面罩、钢盔,手里端着黑色亚光处理的M4突击步枪,大腿上黑色软牛皮枪套里露着黑色手枪枪把,比真正的特种兵还像特种兵。
行动展开后,前面有搜索组A组探路,中间是要人组B组,后边是保障组C组,一举一动中规中矩,在漆黑的夜色下,在美女的注视下,把战术动作发挥的淋漓尽致,看的五个女生直咋舌。
只有新娘杨馨,心中暗暗发狠,就是你们这帮家伙把我老公勾引的连洞房都不进,这会还起劲的表演,我偏要捣乱!又想到这个时间她原本应躺在老公的臂弯中,在温暖的灯光下,或沉睡、或聊聊我我的柔情蜜意,多浪漫多温馨,现在却在校园里乱逛,于是心中更恨。瞟眼看到老公在身边似模似样的据枪警戒侧前方,没有多看她一眼,忍不住抬腿就是一脚。
杨馨为了捣乱,连衣服都没换,旗袍高跟鞋就参加行动,所以这一脚分量很足,尖尖的鞋尖正扎在司马德的P股上。
司马德疼的一哆嗦,回身想要发作,却听耳麦里曹森的声音:“B1,B1,保持你的警戒方位。”
司马德咬着牙,忍了。
几个女生看的直乐。
寂静的东大校园里没有一丝风,杨馨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分外清脆,传出去很远,曹森暗暗掐着时间,要在校保卫过来查看前进入教学楼。教学楼内的地下室里住着一个上年纪的清洁工,耳背的厉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值班人员,所以曹森他们无需担心进去后会被什么人发现。只要进入教学楼,就等于完成了一半的任务,剩下的一半便是返回宿舍楼的路程,至于教学楼内的活动,完全是陪女孩们爬爬楼梯,简单到忽略不计。
大门用一条钢丝锁锁着, 这难不倒这些特种兵痴迷者,开门破锁是特种兵的必修课。一个队员上去摆弄几下,门开了。门一开,就像一道无声的命令,A组突然发动突击,猛的闯入教学楼。迅捷的速度和标准的技战术动作让几个女孩吓了一跳,也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些男生好厉害啊!
“A组汇报,安全。”曹森的耳麦传来A组组长腾飞的声音。
曹森挥手,B组护着女生们进入教学楼,紧跟着是C组,最后一名队员关上门,从门缝中探出手把钢丝锁挂在门外的把手上。
这座教学楼是幢庞大的建筑,共有八层,一到七层是教学楼的主体,八楼就是一间宽敞的会议室,像顶帽子一样戴在七层上。楼内从东到西共有三条楼梯,只有中间的一条通到八层。由于楼梯的四周都有房间,没有一面可以采光的墙壁,所以即使白天也非常阴暗,全靠壁灯照明。不过这样的结构也方便了今晚的行动,只要到了二楼,曹森就可以下令把枪上加挂的战术手电打开,不用担心被楼外的人看到。
腾飞看到人都进入,带领A组慢慢登上楼梯探路,脚步轻的没有一点动静,其他队员安静的散在女生四周。他们选择的是中央主楼梯,按照事先计划上七楼,从东边的楼梯下来就收工,而曹森是在西边楼梯间里碰到的阴风,今晚特意躲开那里。
在黑暗中仅仅过了十几秒钟,吴芳便紧张起来,摸索着抓住身边晶晶的手,手心里全是汗水。在楼外,她没觉得害怕,但一进楼,四年来各种关于鬼的传说全浮现脑海,又看不到曹森等人在哪里,冷汗就冒了出来。她感觉到,晶晶的手也是汗津津的。
“咦,怎么还不走?等人吗?”杨馨诚心捣乱,没有把声音压低,在寂静的教学楼内显得格外响亮。
吴芳则被吓了一跳,小声抱怨:“姐,你小点声,吓死我了!”
曹森一个头两个大,这姑奶奶实在难惹,今晚千万别出事。他怕司马德和杨馨计较,不等A组回报前方情况就直接命令:“B组行动。”
黑暗中的司马德心中那个恨啊,我怎么就娶了这么个女人?奶奶的,老子也不洞房了,明天就和她离婚!
B组的队员搀扶着六位女士,慢慢登上二楼。随着曹森的命令,A组队员打开了战术手电,雪蓝灯光把走廊照的雪亮。
杨馨踩着高跟鞋悠闲的走了几步,“哪里有鬼啊?我怎么没看到?”
曹森心中也有了火气,压低手中的M4走到杨馨身边小声的说:“嫂子,你真不该穿红色的衣服进来,万一……”
“哈,我不怕。”
实际上,这些年轻人没有谁相信这世上有鬼,曹森他们制定的所谓“抓鬼行动”不过是让战争游戏变的更刺激一点,而几个女生心里尽管害怕,还是自己吓自己的成分多一些,所以当战术手电亮起的一瞬间,重新见到光明的女生们胆子也大了起来。再说身边有十几个比特种兵还像特种兵的超级特种兵护驾,有什么好怕的?
吴芳就笑着想对表姐说,红衣服的女鬼最厉害,话没有出口,尖兵腾飞走到二楼和三楼的拐角处,突然下蹲并做出“停止”的手势。
一众兄弟们玩特种兵多年,很多动作已经成了条件反射,腾飞的手一起,几个队员就把女生们压在墙角,用身体护住她们。曹森猛地发力把杨馨按在身后,用粗暴的动作警告这个不安分的女子。
美貌的杨馨从来没被一个男子这样对待过,讶然、失落、愤怒等情绪涌上心头,人暂时变得安静。而她的老公司马德干脆跑到B组防护圈的最外围,半跪着,据枪顶肩,目光跟随枪口移动,装模作样的仔细搜索着,根本不管她媳妇。
啪嗒,三楼某个地方传出轻微的声响,在寂静的大楼内分外清晰。
几个女生脸立刻变成白色,不约而同想到一个字——鬼!
队员们则在等候曹森的命令。眼下的情况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原本就是来教学楼逛一圈,主要防备的是学校巡逻的保安,万万没有想到教学楼里真的出现状况,不管三楼是什么,没有东西移动是不会发出响声的。怎么办?走还是探个究竟?要是就这样撤出大楼,以后怎么在女生面前抬起头来?司马德更别想在媳妇面前站直了腰,上!曹森做出了决定。
腾飞和两个队员交替掩护着快速登上三楼,A组其他队员迅速跟进,雪亮的灯光稳定而又迅捷的向四周照射,每个可能出现危险的角落都有一束灯光在监视,几次交换战位后,腾飞蹲在了发出声音的房间外。
这是一间供一个班上课的小教室,腾飞在这里上过课,知道里面的桌椅布局,这对他行动很有利。看看周围的兄弟都就位,他仔细查看房门,没有锁,掩着一条缝。
特种兵作战讲究的是迅雷不及掩耳,准备动作之后就是雷霆一击,腾飞和一个兄弟猛的推开门闯了进去,身后的队员鱼贯而入,刹那间,六道灯柱照住了教室所有角落。
“别……别开枪,我是东大的学生!”
眼前的一幕让队员们色心大动,竟然是一对小鸳鸯藏在教室里偷情,五六张课桌拼凑成一张床,上面铺着棉布,男鸳鸯还趴在情侣的身上,雪白的P股在灯光下簌簌发抖。
腾飞先用麦克向曹森汇报:“A组报告,安全。”然后示意队员们关掉战术手电,虽然鸳鸯拉上了窗帘,他还是担心被楼外的人看到。
丁海涛是A组队员,走到“床边”小声而威严的说:“特警演习,我们没看到你们,你们也没看到我们,记住了?”
男鸳鸯拼命点头,目光躲避着这些如同神兵天降的特种兵们。
“今晚不能出这教室,不停的做你们要做、爱做的事,一直到天亮,记住了?”
男鸳鸯还是拼命点头。
几个队员终于忍不住噗哧笑了出来,丁海涛这小子太损。
腾飞笑着也凑过来小声说:“下次上床前记得顶住门。”
男鸳鸯的脑袋又是一阵狂点。
腾飞忍住笑,做了个撤的手势。
丁海涛看看兄弟们不注意,伸手在女鸳鸯的胸口狠狠抓了一把,跟上队友撤了出来。
到门口,腾飞拍一下丁海涛的肩膀,“爽吗?”
“爽,别人的老婆就是好!”
这时B组和C组也来到三楼。在楼梯口,A组的人小声把看到的告诉众人,女生也听到了,脸蛋羞的通红,捂着嘴一个劲的乐。
杨馨幽怨的盯了司马德一眼,司马德扭着头,假装没看到。
其实腾飞他们碰到的情况在高校虽然不多,但也决不是唯一,学生情侣们需要激情,没有地方去,只好利用教室,既不花钱又熟悉场地,还有别样的刺激,实在是学生情侣**的最佳场地,当然,这需要点胆量。
经过这场意外,所有人都变的轻松起来,人家一对小情侣都不怕敢在教室过夜,我们这么多人怕什么?
吴芳仰着兴奋的小脸,“咱们把所有教室都搜一遍,看看能撞到几对?”
“对,我和芳芳带队,你们跟后边!”晶晶也是兴高采烈的样子。
这话让曹森等人愕然,本以为女生们会害羞,提出终止行动,不想会有这个建议。
曹森看两个女生真有做尖兵的样子,他摇着头制止说:“不行,要按计划走。A组,上!”
吴芳和晶晶同时噘起嘴,不乐意的看着腾飞率领队员登上四楼。